image.png

作者丨陸離

監制丨闌夕


前幾天,“中國已消除絕對貧困”登上熱搜,在現行標準下,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消除絕對貧困的艱巨任務順利完成,這引發了社交網絡刷屏關注與熱議。
2月25日,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拼多多獲頒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在其榮膺這一最高規格集體表彰背后,是電商對于助農扶貧的重要貢獻已經獲得高度認可。
根據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農產品網絡銷售額高達近4000億元,幫助中國提前一年實現農民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標。
如今再來復盤助農扶貧這件所有人都會關心的大事,我們不僅看到了過去的成績,也看到了可能的未來。

image.png

助農與扶貧之所以是可以放在一起說的一件大事,是因為助農與扶貧不僅都關系著國計民生,很多時候兩者更息息相關乃至互益同行。

這取決于賦能三農與扶貧工作的高度貼合,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的數據顯示,我國目前有6億人生活在農村,其中約3億是農民。而受傳統農產業“靠天吃飯”生產分散、生產鏈短導致農產品附加值低、流通鏈長導致損耗率高加價高等痛點影響,貧困地區和農產業帶很大程度上呈現相互覆蓋的狀態。

image.png

換句話說,解決農業痛點、振興農村經濟、幫助農民增收,這是我國大部分地區精準扶貧工作的重要方法與目標。

在此基礎上,拼多多起家下沉市場,最為貼近三農,既擁有電商平臺的智能化信息化基礎設施,又能夠洞悉國內傳統農業的痛點問題所在,因而可以成為助農扶貧一線排頭兵,其也正是這么做的。
在過去幾年間,已經有很多真實事跡為拼多多乃至電商助農扶貧的澎湃能量做好了注腳,它們更能說明助農扶貧的重要意義:
2015年,中國工程院確定了瀾滄縣作為院士專家科技扶貧點,院士朱有勇主動請纓來到瀾滄扶貧。
在5年時間里,朱有勇院士一方面穿梭在田間地頭,通過引進新品種、改進種植方式,最終帶動當地孵化出了冬季土豆,更與全國其他夏季產區的馬鈴薯相比在時令、產量、品質、價格等多方面形成了自有優勢。
image.png

另一方面,在發現瀾滄當地拉祜族農民對于市場和品牌理解仍然多有欠缺后,朱院士又在扶貧培訓班上,聯合拼多多講師共同為學員普及電商知識,帶動當地農民拓展銷售渠道、培養品牌思維,最終為當地農特產品構建了一個從生產到銷售的完整扶貧閉環。

隨著瀾滄土豆、林下三七等瀾滄品牌產品的推廣,整個瀾滄縣貧困發生率從2013年末的45.85%降至2019年底的1.61%,全縣實現脫貧摘帽。
和“白手起家”的瀾滄縣不同,同處云南省的云龍縣坐擁特色農產品諾鄧火腿,但受困于產業標準化、規模化不足、加工產品類型和銷售渠道單一等痛點,經濟發展并不理想。
近年來,拼多多等電商平臺不僅幫助云龍諾鄧火腿拓寬銷售渠道,進一步打響品牌知名度,拼多多還借助東西部扶貧協作機制,通過滬滇合作平臺,在上海、云南兩地政府部門的指導下,捐贈240萬元資金在云龍縣落戶“扶貧車間”。

image.png

這一特色扶貧項目預計今年量產值可達6000萬元,帶動周邊貧困人口務工約1萬次,為貧困戶發放工資120多萬元,有效幫助貧困戶脫貧增收。

作為曾經的一名普通農民,如今則是佳湘源百合農民專業合作社帶頭人的王勇表示,很多人尤其是農民朋友來咨詢自己怎么開始做電商時,他都會建議先去入駐拼多多。
過去十幾年間,王勇不僅帶著村里其他人一起種百合,還在多家電商平臺反復實踐,由合作社牽頭成立電商店鋪,最終在拼多多的幫助下成為當地電商銷售大戶,
王勇說,“拼多多不僅對農產品有流量傾斜,更有很多用戶是農產品的主要消費人群,平臺本身邏輯清晰,主打性價比的玩法與農戶商家握有原產地品質和價格優勢的核心競爭力相契合。”
image.png

合作社店鋪2018年入駐拼多多,當年成交額就超過500萬元,次年則達到了900余萬元,線上銷售額占比不斷增長帶動整體銷售額連年大漲,在不到2年時間里幫助縣里超過300多家貧困戶脫貧。

朱有勇院士、云龍縣諾鄧火腿和佳湘源百合農民專業合作社的故事所體現的是,無論專家人才、特色產業還是普通農民,都能夠通過攜手拼多多走上一條助農扶貧擁抱美好未來的康莊大道。
2020年,拼多多實現農(副)產品成交額超過2700億元,在穩居國內最大農產品上行平臺的同時繼續保持三位數左右的高速增長。基于此,拼多多已經交出了一份惠及農業生產者超過1200萬人,累計帶動脫貧人數超百萬的助農扶貧優異成績單。 

image.png

助農和扶貧都是苦活累活,諸如交通閉塞、自然災害頻繁、生態環境差,加上受教育程度低、勞動技能單一等多種問題交織影響,是貧困在部分地區根深蒂固的根本原因。

因此“輸血”從來都不是徹底解決貧困問題的好方法,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就要求扶貧工作形成規模化、可持續甚至可復制的方法論。站在企業角度,拼多多的助農扶貧策略既著眼現在,也關注未來。
簡單地說,拼多多提出了“人才本地化、產業本地化、利益本地化”的策略,講求因地制宜、因時施策,通過“培育致富帶頭人+探索科技扶貧應用+創新產業扶貧產品”的完整體系,讓脫貧模式規模化、可持續。
具體來看,主要圍繞產業改造、人才培養與科技革新三大維度展開:
其一,依托“農地云拼”等創新體系,搭建多對多流通渠道,解決小農作業零散化問題,通過剪除中間冗余環節拉近供需兩端距離,有效開拓市場空間,賦能傳統農業結構革新,幫助農家商戶獲得更多收益。
2018年,拼多多推出針對農產品上行的“農貨智能處理系統”、“山村直連小區”模式和“多多農園”計劃,在此基礎上逐漸完善形成“農地云拼”技術創新體系,結合中國農業的發展狀況,通過大數據、云計算和分布式人工智能技術,將分散的農業產能和分散的農產品需求在“云端”拼在一起,讓貧困地區的農產品直連全國大市場。

image.png

以云南人參果為例,此前原產地農戶分散種植,只有少量農戶自行在網上小范圍售賣人參果,這一產品默默無聞到甚至沒有進入中國水果名錄。

自2017年在拼多多的幫助下,人參果不僅在網上熱銷,更直連原產地與消費者,大幅縮減中間環節費用,農戶能夠掙到更多錢,消費者也能享受更為優惠的價格,主產區云南石林縣的種植面積從1萬畝上升到10萬畝,帶動當地種植戶收入增加10倍。
時至今日,“農地云拼”體系支撐下,拼多多平臺單品訂單量10萬+的爆款農產品超過了1500個,打造出了云南雪蓮果、廣西百香果、新疆小紅杏、大涼山軟籽石榴等眾多網紅水果,帶動了更多邊遠貧困地區的產業發展和脫貧致富。

image.png

其二,重視人才培養,不斷完善新農人的人才引入機制和本土培育機制,搭建系統化的新農商培訓體系,強化三農人才支撐,踐行扶貧先扶智。

傳統農民群體對新零售、智能化、信息化的認知了解不足同樣是影響農產業現代化發展和農民群體進一步致富的關鍵。
中國農業大學智慧電商研究院在去年11月發布的《2020中國農村電商人才現狀與發展報告》顯示,結合“十三五”期間農產品電商商家數量、農產品電商銷售復合增長率估算,未來五年農產品電商人才缺口將逐年上升至350萬。

image.png

而拼多多早已著手人才培養,早在2015年,拼多多就提出了“新農人”體系,通過市場機制下的合理利益分配,引導受過高等教育、了解互聯網的新型職業人才返鄉創業。

2018年又創辦“多多大學”,建立線上線下兩條專業性“扶貧產品上行與互聯網運營”課程培訓通道,已經實現培育本地學員6700多名,直接引導店鋪超過3900家,觸達49萬扶貧產業經營者,覆蓋全國21省的所有貧困地區。去年下半年又開啟新一輪10萬新農人培育計劃,持續向農產業輸送人才,助力中國農業持續發展。

image.png

其三,與知名學府、國內科研機構合作,引入AI等前沿技術為農業創造更多附加價值,乃至為三農擁抱智能化、信息化的未來提供了一個發展方向。

在優化產業結構和培養輸送人才的基礎上,拼多多還積極與高校、科研機構合作,引入更多前沿技術賦能農產業,為農產品深加工,創造更高附加值帶來更多可能。
比如去年7月,拼多多聯合中國農業大學發起“多多農研科技大賽”,邀請眾多青年科學家、頂尖農業人士參與進來,結合勞模經驗與前沿技術,探索更加本土化的數字農業解決方案。

image.png

再比如去年10月18日,拼多多與國家農業信息化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基于農業物聯網、人工智能、5G等先進技術建設精準農業管理體系,構建智慧農業管理體系,并共同發起“建設智慧農業協同創新中心”,探索產學研融合扶貧助農新模式。

不難看出,拼多多為助農扶貧所做出的努力并不局限于以電商帶動貧困地區農產品上行規模的大幅提升,更在與滲透改造傳統農產業,為三農加速擁抱更美好未來搭橋鋪路。

image.png

如今看來,拼多多作為國內最大農產品上行平臺,積極參與助農扶貧既創造了更可觀的商業價值,也充分踐行了企業的社會價值。

在商業價值層面,這已經為農民商戶、平臺和消費者都帶了新的福祉,構建了一個多方共贏格局,這甚至可以延伸影響到更多領域。
在社會價值層面,這不僅為供給側農民商戶帶來更多利益分潤,隨著農業產業鏈趨于智能化、信息化和現代化,將進一步消弭諸多痛點,最終催化數字農業的誕生,讓所有產業參與者都能受益,不只是脫貧更要小康、要致富,這恰恰是社會經濟發展的起點與落點。
在這一過程中,拼多多要走的是一條互聯網模式的“逆行路”——把業務做重,要深入田間地頭,根據農民農產業問題和需求的變化而變化,更要發力基礎設施建設,不僅成為農產品上行最大平臺通道,還要成為數字農業發展的一個新引擎。
但最終拼多多也會因之受益,在本次成為獲頒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的三家互聯網企業之一以外,拼多多活躍用戶、成交額等核心數據能保持高速增長也與其在三農領域的扎根深耕息息相關。
這正是強調社會價值和長期價值所帶給一家企業的正向效應。
在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中強調“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可以說,拼多多助農扶貧只是舉國上下重視三農發展的一個縮影,脫貧攻堅雖已收官,電商助農卻沒有終點,這也是一場屬于所有人的協力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