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貨拉拉來說,2021年原本開了個好頭。

1月,繼2020年底完成E輪5.5億美金融資過去還不到一個月,貨拉拉又宣布將完成15億美金的F輪融資,高瓴資本領投。在此之后,貨拉拉估值達到了100億美元,截至F輪,貨拉拉已完成8輪融資。

好消息并未掩蓋貨拉拉背后的各種隱患。

事情發生在臘月25(2021年2月6日)晚上九點左右。長沙,23歲女孩車莎莎從一輛貨拉拉搬家車的車窗一躍而出,司機隨后報警。女孩送醫后醫治無效死亡。

一個并不復雜的搬家行程,演變成一起離奇的死亡案件,背后到底發生了什么?

消息被壓了下來,等到春節過后,人們終于知曉了這件事。而在整個春節期間,女孩的家人沉浸在悲傷之中。他們的這個春節只為等待一個真相,諷刺的是,這個事關生死的真相顯然比不上貨拉拉平臺的節假日重要。這也是最讓人感到出離憤怒的一個細節。

更多細節慢慢披露出來。司機堅稱自己三次偏航是由于不熟悉導航操作,可是由此卻無法解釋女孩為什么不惜拼命也要逃離這輛駛向未知的車輛……真相仍在調查,涉案司機已被釋放。

1

有一種無奈叫死無對證

輿論發酵,公眾將憤怒的矛頭指向那個涉事司機,并質疑其為什么不按照指定的路線行駛:三次偏航究竟是不是要圖謀不軌?跳車之處是一條光線陰暗的僻靜小路,他究竟想干什么?

司機的話疑點重重,但他已被釋放,兩相對照,輿論嘩然。也許另有內情,公眾并不知;也許正如諸多熱點事件,公眾只是想要一個他們希望得到的結論。

有身處當地的網友按照披露的這些細節去實地探訪,他們得出了看似合乎常識的推論:司機之所以未按指定路線行駛,是因為當地并不規范的實況道路,熟悉路況的人都會選擇“偏航”,情有可原。跳車之處盡管偏僻,實際上往前兩百米就是一條車水馬龍的大路。然而披露出來的司機說法中又有“路況不熟”,矛盾之處,依舊無法令人信服。

很無奈,死無對證,就是羅生門。

人世間永遠有得不到解釋的事情,生者與死者一樣無奈。追尋真相是社會的本能,但我們也不得不承認,有些真相,注定要被淹沒在紅塵之中。

無奈之外,則是不甘。真相原本有無數次機會浮出水面,比如車載錄音錄像設備,這是網約車行業尤其是滴滴平臺經過血的教訓得出的管理方案,事實證明行之有效。吊詭的是,同屬網約+運輸行業的貨拉拉,居然說,他們沒有。

那些同情貨拉拉的說法是這樣解釋的:貨拉拉不是用來拉人的,而是拉貨的,沒有隨車監控設施也無可厚非。

真實情況并非如此,同城貨運是個巨大的市場,2019年中國零擔貨運市場的規模為1.1萬億元,2020年1.45萬億元。通過網絡叫車將成為主流方式,這個賽道內也并非貨拉拉一家,拉貨搬家的同時有人跟車,這絕對是常態消費場景。

貨拉拉一樣可以跟車,也就是這起案件中女孩坐在副駕駛的行為。這種情況非常普遍,說貨拉拉不拉人其實只是理論上的借口。

由于車內監控缺失,司機的證詞成為失去佐證的變量,貨拉拉的聲明又將自己摘得一干二凈。

2

亡羊不補牢,狼就還會來

實際上,貨拉拉并不干凈。他們自己心知肚明。

因為在此事之前,貨拉拉搬家不到兩公里收費5400元、貨拉拉司機性騷擾女乘客曾經占據熱搜——那些辯稱“不拉人只拉貨”的朋友們,你們都忘了這些事嗎?事實上正是因為貨拉拉司機與乘客有更為緊密的信息連接,他們比“只拉人”的網約車能獲得更準確的乘客信息,包括地址。此前的性騷擾事件中,那名貨拉拉司機言語猥褻、威脅女乘客,導致那位女乘客將近一個月不敢回到自己家中……

這一樁樁一件件,貨拉拉是怎么處理的?對涉事司機封號處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更能解決隱患的有效措施。

不是貨拉拉看不到“惡魔”,在各種聲明中他們也提到了“沒有引起足夠重視”,實際上這里面包含著一個利欲熏心的理由,他們的管理讓位于利益——只要有更多的司機充值,貨拉拉的盈利模式就能成立,盡管這是一種遺患無窮的模式,或許也被認為足夠支撐100億美元的想象空間。

所以,能夠理解貨拉拉對待司機群體的縱容態度。但是籠絡司機并不等于要漠視管理,這實在是讓人難以理解。難道像滴滴那樣設置好一鍵110、全程錄音、行程分享、緊急聯系人等功能和措施會讓貨拉拉司機在情感上難以接受?這些技術上并沒有什么難度的措施,貨拉拉沒有能力去實現?

相比起女孩跳車的撲朔迷離,貨拉拉在經歷多次黑天鵝事件之后依舊我行我素的做法更讓人感到難以理解——這家從香港闖入內地的公司,莫非有如此嚴重的水土不服?

2018年順風車罪案引發的全行業大整改至今已三年,貨拉拉不可能無動于衷,可事實是,貨拉拉就是無動于衷。

此事過后,貨拉拉的司機遴選機制形同虛設,最基本的跟車錄音錄像設備都沒有。目前網約車上線的安全防控措施,貨拉拉都不具備,有網友在微博上留言,貨拉拉推出無憂搬家也只是打了一個高端搬家的名頭,司機的篩選和服務都不到位。

只能無奈地說,這種骨子里的管理漠視,最終導致了女孩跳車卻真相難明的結果。“死無對證”的另一面是“屢教不改”:一次又一次負面事件,并不能讓貨拉拉在管理上亡羊補牢。

你不補,惡狼遲早還會得手,對用戶帶來的禍害還會出現。這究竟是貨拉拉,還是“禍”拉拉?

作為平臺,發展到一定的量級之后,當你能影響越來越多用戶的時候,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商業平臺,更有社會責任。當你遭遇危機,必須做出有效反饋,甚至不惜無限期下線某些功能直至完成整改。信任與希望,都藏在企業面對危機之后能重新創造什么樣的價值,而不是原地打一套太極拳、喊幾句無關痛癢的口號。

很遺憾,在貨拉拉的身上,沒有看到這種責任。估值再高,又有什么用呢?2021年春節剛過,對貨拉拉來說,用這樣的一聲沉重的警鐘敲響的不知道將會是怎樣的一條路。

這條路上是否還會有鮮花和陽光?又或者,當陰云過去,貨拉拉又回到從前,就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