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試圖大而不倒的企業,都會明白,它可以不倒,但跟您這位老板是徹底沒關系了。

2013年的金融市場鬧過一次非常轟動的錢荒。

金融雞狗們一天嚇得面無人色,等到他們緩過來的時候,國家金融政策開始走向了寬松。

在此之前,券商和私募們都熬得眼淚汪汪,市場上最紅火的就是各種信托,資管,只要拿到了牌照,就能隨便割信息差、渠道差的韭菜,實體企業融資成本幾乎都高的離譜。

那幾年,我沒聽說有誰炒房賺錢了,都是做金融渠道的發財了,到處都是快扛不住的發展商,哪哪干不下去的項目都有人跟海航談。

當時江湖上有句話,連海航都不愿意過來談的項目,那是爛的沒邊了。

往往海航是大家心里默認的最后一棒接盤俠,來談項目的海航人,清一色的身戴佛牌,滿口神神道道,據說這是他們的企業特色。

隨便一個有點職位的人跟你接觸,談幾分鐘,熟了,立刻就給你甩一張跟某法王的合影,野生的仁波切們,實在是找不到覓食點,去海航,多半供奉無憂。

等到錢荒過后,市場等于是否極泰來,信托業開始走下坡路了,稍微有點名氣的企業,都開始不怎么愿意給財務顧問費了。

然而從2014年開始,市場上N多資金掮客都在倒來倒去的,最多的就是幾家企業的商票,其中有一家就是海航。

可能有些讀者不懂什么叫商票,商業承兌匯票是商業匯票的一種,是指收款人開出經付款人承兌,或由付款人開出并承兌的匯票。

當然,海航的商票利息是承諾的相當高的,15年的時候都能做到17%左右,所謂財帛動人心,這么高的利率,當然有人跑去想辦法倒騰了。

最近海航被曝出來的債務窟窿有7000億,這里有多少是超高利息利滾利滾出來的呢?

馬老板在外灘曾經很豪橫的指點江山,說,中國的很多好企業都是被金融機構給慣出來的,太容易貸到款就變成壞企業了。

當海航的問題出了以后,居然有人為馬老板的話叫好,馬老板無非是大罵金融機構,給自己的權限不夠,如果你讓馬老板當上中國金融放款的總瓢把子呢?你看他會不會想盡辦法拐彎把錢弄給海航?畢竟人家給的是那么高的利息啊!

其實海航最大的問題是流動性的問題,企業從一開始成立,就已經把杠桿拉滿了。

海航有位創始奇人,財技的高手。

image.png

當年我無聊的時候,還買來看過,看完以后,發現海航的問題不是它企業好,銀行追在后面求他貸款,搞不清楚自己幾斤幾兩,最后才被埋進了財務泥沼。

海航的財務老大,擅長把一切小級別的資產通過幾次杠桿,各種模式放大,到最后變成龐然大物的本事。

這有點像吹氣球,越吹,越需要往里面灌氣,就是需要大量的資產夯實故事。
其實為夢想而窒息的賈躍亭,走的也是這個套路,不過人家在美國硬是狠心不回來,熬一下,FF還能在珠海再拿到融資,沒準在美國上市,一下子比蔚來的市值還高呢。

可惜的是,海航整個搞的是佛教文化,如果早早的被洗一番,說不定能忽悠動美帝的福音教派大佬們,給丫分拆十個八個上市,市值給你做到幾千億美金,那你看這欠的幾千億人民幣,還算是個事嗎?

image.png

這么好的文章現在已經看不到了,這是人家扔出水面的,還有潛伏在水底的。

所以根本不是這幾年海航瞎搞而挖了巨大的坑,埋進去了很多人。

也別把責任都推到死了的人身上。

大家都在刀尖上跳舞,所謂的高超財技無非是拆東墻,補西墻,窟窿一開始可能并沒有那么大,在補的過程中,異想天開以為裝大量的資產,跑到資本市場變現,立刻就能解套了。

結果買的沒有賣的精,最后誰是最傻的那個接盤俠?

雞狗們在很久以前就開始熱議海航到底其實啥情況,居然沒有實際控制人,企業掛靠在一個復雜得沒辦法說的什么佛教基金會名下,任何跟他們做業務的人,哪怕是幾十幾百個億的業務,都沒辦法清楚明白的說清楚,那里面復雜的股權結構。

百慕大都沒那么神秘。

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V,也不是磚叫獸,但我知道,一樣東西如果從源頭上都被搞得復雜無比,這意味著這件事沒必要摻和,因為人家不希望你搞清楚本源。

不是說西方式的現代企業最好的地方就是公司治理完善,產權責任清晰嗎?結果呢?被吹進商學院教材的海航,就然搞得是這種把戲?

雞狗們第一次嘗了高利率的甜頭,或者還有別的什么甜頭吧,被攜裹進來以后,那大家反而齊心協力的去維持這個局面不被戳穿。

image.png

好笑吧,在傳出破產前一天,評級公司才慌慌忙忙的出來給下調了評級。

在此之前的那么幾年事件里,從2018年開始,就已經開始傳出海航對內部員工搞的理財P2P已經暴雷。

一個企業,但凡是有一點點的辦法,也不會把手伸向自己的員工。

這跟經濟學金融學的教材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這跟實際利害有關。

去年底,不是有總經理下毒毒殺董事長嗎?

如果敢把整個企業里,但凡是有一點財力員工的錢包都坑光,難道不怕出點啥事嗎?

畢竟有人為了4000元,就跑去點火自焚。

我經常說,基于美國人創造的現代金融業,從一開始就是個超級大的龐氏騙局,為了維持它不垮臺,它必須不停的吞噬一切可以被吞噬的東西。

你看到所謂的表面上的繁榮,到處都是身價幾千億美元的大富豪,他真的值那么多錢嗎?

謊言這玩意,都是一個個的套娃,套在一起,越積越大,只要你敢不停的放流動性去支持,它就永遠可以大而不倒。

海南航空到底是不是一家好企業呢?

我作為消費者,乘坐過很多次海航的班機,飛行體驗一直都不錯,所以海航是家好的航空公司。

但靠著概念和故事起來,為了不被資本甩下車,就不停的裝新故事,坑挖大了,填不了,根源在那里?


image.png

看到沒,那位搞量子基金的高手,不知道為啥居然跑來湊了一腳,迷霧里的索羅斯帶著光環,給人畫了個套死鬼圈套,有些人一看,哎喲,那邊好明亮,把腦袋伸進去一看,然后就由不得自己了。

這套是純資金的打法,當年新疆德隆試過,后來沒有了。

但海航可惜的地方在于,它的主業真的是做的不錯,但凡是心沒那么野,就不回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反過來,我們也該反思,為什么很多本來可以老老實實,好好做的企業,一旦被迅速金融化以后,都要搞成一個大窟窿?

金融只會轉移財富,并不能創造財富,它用彼此勾結,虛假的報價,讓局內人以為自己是占了多大的便宜,但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并不是說拖的人越多,就可以不還?

華爾街大而不倒,最后拖累了是整個美國,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現在散戶們叫囂著就能橫掃華爾街,這說明帝國主義已經虛弱到了一個很難說的程度了。

因為所有制的原因,華爾街的問題很難解決,但其實海航的問題并沒有那么難解決。

當年海航饑不擇食的吞了許多財產,其實好好經營,有些是能變成真正的財富的。

只不過為了填窟窿,那些年,它背了太重的債,那些債成本還高的離譜。

這次海航是破產重整,不是重組,不是清算。

全球疫情,固然對航空業造成了致命的打擊,但這也給了海南省機會,海航是海南免稅島,海南旅游第一位的受益者。

說白了,無非就是流動性問題,流動性問題只要提供了流動性就能解決,所以并沒有什么大問題。

我個人很害怕那些把宗教跟企業揉到一起去的,因為做企業第一要誠懇,對自己誠懇,不自欺,對別人誠懇,不欺人,宗教是因為自己搞不清楚,無法真正理會世界運行的真相,有些人想象出來,自欺欺人的玩意。

人如果心里事太多,理性是在無法解決,求助于宗教求個安心,這沒什么,你個人自欺一把,并不會帶來什么危害。

一旦擴大化了,用來指導企業,那么就難免賭性太重,總以為宿命在我,遲早要捅出大簍子。

我相信很多人原本并不想坑別人,就像把孩子放在高高的樹梢上,也許你真不想讓他摔死,但最后八成是要摔的,所以跟想不想有什么關系?

空姐是正常的職業,每個職業都有亂七八糟的人,別因為你們腦子里烏七八糟,跑去隨便編排別人,人家已經夠不容易了,做個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