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的不敢說,互聯網公司造車是可以提升股價的。在外界傳聞百度要造車的消息出來,百度的股價就漲了很多很多,更不要說特斯拉們,已經漲到連馬斯克本人都看不懂。在1月12日,中概股普跌的背景下,新能源汽車概念股仍集體走高,小鵬汽車漲超22%,小牛電動漲超13%,理想汽車漲超12%,特斯拉漲超4%,百度漲超9%。


造車成了互聯網公司股價暴漲的加速器


2021年1月11日,百度宣布正式組建一家智能汽車公司,以整車制造商的身份進軍汽車行業。而吉利控股集團將成為新公司的戰略合作伙伴。據此前的傳聞,百度擁有該公司的多數股權和絕對投票權,吉利汽車只持有少數股權。


就在不久前,2020年12月25日,智己汽車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冊資本100億人民幣。智己汽車是上汽集團、浦東新區、阿里巴巴集團三方攜手打造的全新高端汽車品牌。上汽高層透露,該電動車項目上汽股權占比54%,浦東投資占18%,阿里占18%,其他占10%。


由此比較,百度的汽車是百度的品牌,吉利是幫手,但阿里的汽車是上汽的品牌,阿里是幫手。兩家的合作模式不一樣。百度有阿波羅,阿里有斑馬。


2019年以來,中國國內的蔚來、理想、小鵬們就崛起了,接二連三在資本市場上市,且股價都實現了飆漲。小鵬汽車在2020年12月份交付量5700輛, 2020年累計交付27041輛。理想汽車2020年12月份交付6126輛,2020年累計交付32624輛。蔚來汽車2020年12月份交付7007輛,2020年累計交付43728輛。

裝備智能化升級,互聯網造車進入戰國時代

此前幾天,造車勢力的代表特斯拉股價已經經歷了幾輪暴漲,創始人馬斯克已經晉升為世界首富。特斯拉股價在2020年急升743%,也使得馬斯克或成為史上財富增長速度最快的人。


2020年1月7日,馬斯克乘坐自己私人飛機灣流G650從洛杉磯起飛,途中超過一架同航線的波音777,搶先抵達上海,在交付儀式上興奮地跳起了“廣場舞”——當月,特斯拉股票從84.9美元,上漲55.52%,到了130.11美元。事實上,馬斯克在押寶中國市場之前是差點破產的。


造車新勢力中,有的公司成了先烈也有巨頭錯過風口


賈躍亭肯定不如馬斯克幸運。可以肯定的講,賈躍亭是看到這輪造車風口并真正試試的中國第一人。2016年創建的法拉第未來,曾在2017年1月正式首發了旗下的首款量產電動車FF 91,隨后,該公司就完成了10億美元的A輪融資。隨后,賈躍亭爆發個人債務危機,導致公司陷入資金問題,造成了FF 91的造車項目停擺,也直接讓其成為了資本市場的“騙子”。


從全世界來看,智能汽車的先驅非谷歌莫屬。2012年5月8日,美國內華達州機動車輛管理部門(DMV)為谷歌的自動駕駛車頒發了首例駕駛許可證,這意味著谷歌自動駕駛車將很快在內達華州上路。可惜的是,不管是谷歌還是賈躍亭,在智能汽車行業好像都做了先烈。


既然有先烈,就有后知后覺的。自從喬布斯去世后,蘋果就在新屏幕領域走在了落后的位置上。當然,造車這事,可以遲到,不能缺席。


據韓國當地媒體報道,蘋果和韓國現代汽車集團計劃在3月份之前簽署傳聞中的“蘋果汽車”合作生產協議,后者有望于2024年在美國生產出首款蘋果自動駕駛汽車。這些提議可能涉及使用現代子公司起亞在佐治亞州擁有的工廠組裝蘋果汽車,也可能是蘋果與現代共同出資在該州建設新工廠。據信,該計劃將涉及到2024年生產約10萬輛汽車,但現代工廠設計的年產能將更高,最終達到40萬輛。


還有一家雄心勃勃的恒大汽車,廣告做得很猛。據報道,目前恒大汽車上海、廣州兩大基地已全面進入試生產。據悉,這兩大基地均按照工業4.0標準建設,裝配了2545臺智能機器人,采用德國舒勒、庫卡、杜爾、日本發那科等世界最先進的裝備,引進世界最先進的工藝,實現世界最先進的智能制造,全面投產后可實現“每分鐘產1輛車”。恒大汽車全球研究總院擁有3200多名科研人員,下設11大專業研究院,精英云集,為恒馳研發保駕護航。


2020年11月8日,寶能汽車集團西安基地綠色智慧工廠宣布正式建成投產,自主研發的新能源xEV平臺首車暨寶能增程式電動汽車(REV)也于當日下線。寶能汽車集團西安基地規劃總產能100萬輛,一期產能50萬輛。


淘金的不一定能強過賣水,零配件核心技術前途不小


智能車輛是一個集環境感知、規劃決策、多等級輔助駕駛等功能于一體的綜合系統,它集中運用了計算機、現代傳感、信息融合、通訊、人工智能及自動控制等技術,是典型的高新技術綜合體。


傳統汽車領域,汽油發動機有三菱,柴油發動機有五十鈴,電噴有德國博世、美國德爾福、日本電裝,重型加速器有美國伊頓、德國采埃孚,轎車變速器有愛信,內外飾有美國江森自控、德爾福,天窗有德國偉巴斯特,輪胎有米其林、普利司通。奧地利AVL、德國FEV、英國Ricardo是當今全球三大獨立發動機設計公司,再加上專注于柴油機領域的意大利VM,四家公司壟斷了國內自主品牌的發動機設計。


短期內,中國要想在以上這些汽車核心零配件領域后來居上,肯定比較難,但是借助智能化的浪潮,中國非常有可能在數字化、智能化、網絡化的核心技術領域占據優勢位置,甚至創造中國標準,從而在智能汽車上擁有與對手同等的卡脖子能力。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寶能汽車計劃成立汽車零部件集團,規模約3000人,總部位于深圳。該媒體援引知情人士稱,根據規劃,汽車零部件集團初期主要是為觀致品牌供應配套產品。看來,淘金熱下,已經有人準備賣水。


想賣水的,不僅僅是寶能一家,另外一家備受矚目的就是華為。去年以來,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多次向媒體表示華為不會造車。日前,長安汽車已經宣布聯合華為和寧德時代打造一個全新高端智能汽車品牌。華為的車載5G模組、TBox、鴻蒙操作系統、車機映射方案HiCar等未來都可以成為這波智能汽車熱中的受益者。


2020年11月26日,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上汽英飛凌汽車功率半導體(上海)有限公司的新一代汽車級高功率密度IGBT模組HPD獲得了第五屆鈴軒獎量產類集成電路類的優秀獎,但這家公司的總經理王學合沒有顧得上上臺領獎,當時他正忙著調貨。


據報道,汽車行業芯片短缺風波持續發酵,目前來看并沒有緩解的趨勢,受困于芯片短缺,上汽大眾暫停了部分低端車型的生產。由此可知,在汽車智能化的今天,包括芯片、屏幕、操作系統、攝像、電池等等等等關鍵技術和零配件肯定會像智能手機一樣成為“硬通貨”,而華為、阿里巴巴、百度、寧德時代這樣有科技研發實力的企業即便不做汽車也可以賣“零配件”。以華為為例,3納米的手機芯片無人給生產,但14納米的汽車芯片卻可以異軍突起。


未來,我們唯一可以判斷的是,新能源和智能汽車正在合流,且肯定會大幅度降價,陷入到一片紅海之中。與電腦、電視、智能手機等產業類似,大量的新造車勢力會被淘汰,剩下的只會是幾個巨頭。有意思的是,這次參與智能汽車大戰的幾乎全是科技與資本行業的巨無霸,最后會剩下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