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上一直有傳聞,說百度的貼吧是可以買賣的,但具體怎么買賣沒人知道,百度官方也一直在否認這個事情,但近日一起唯品會關聯公司的判決書把這事給坐實了。坐實的同時,更是曝光了一系列非法刪稿的內幕,唯品會在這其中扮演了一個非常尷尬的角色。

1

一條有償刪稿的黑產

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的判決書顯示,經廣州海珠區法院審理查明,廣州宸熙通廣告傳媒有限公司于2016年至2019年期間,先后與唯品會(中國)有限公司、廣州市匯聚支付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等達成了網絡優化服務協議,為上述公司提供有償沉貼、刪貼及屏蔽負面信息等服務。

廣州宸熙通廣告傳媒有限公司(下文簡稱“宸熙通”)法定代表人楊某2、宸熙通部門主管韓某均系郭旭新的同案人。

該判決書顯示,2016年至2019年6月,同案人楊某2作為宸熙通法定代表人,以宸熙通的名義,先后分別與唯品會(中國)有限公司(下文簡稱“唯品會”)、廣州市匯聚支付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簡稱“匯聚支付”)、深圳萬某等公司達成所謂的網絡優化服務協議。

在同案人楊某2的授意和安排下,同案人韓某通過朋友介紹以及在QQ群、微信群發布信息為途徑,尋找到了被告人郭旭新及另外兩名同案人林某2和林某3,以每條信息幾百元至幾千元不等的價格,采取直接刪貼、下沉及向涉事網站舉報投訴等形式,違規處理網絡負責信息。

之后,由宸熙通部門主管,同案人韓某填寫《支付申請單》向宸熙通請款,并通過支付寶、微信、銀行卡轉賬等形式支付相關費用給被告人郭旭新及其同案人林某2、林某3等人。在此期間,被告人郭旭新以個人或其注冊成立的廣州得人科技有限公司的名義與宸熙通展開合作。

2

重要而尷尬的唯品會

據宸熙通部門主管,同案人韓某供述,宸熙通與唯品會的合作是從2017年年底開始的,唯品會將其網址推廣工作以及全網輿情處理事務交給宸熙通,現在每月服務費用大概80萬元人民幣。處理負面消息也包含在其中,遇負面消息下沉無效時,會尋找相關人員直接刪除負面貼。

宸熙通以每月服務費80萬接到唯品會的業務后,會以20萬每月外包給廣州得人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簡稱“廣州得人”),廣州得人再交由郭旭新處理。尋找相關人員直接刪貼便由郭旭新去完成,此部分不包含20萬每月的服務費中,需另行支付,視實際情況而定有浮動。

判決書顯示,根據宸熙通與唯品會簽訂的《唯品會社會化媒體優化服務合同(SMO)》、《唯品會百度貼吧社會化媒體優化服務合同》,宸熙通需要幫助唯品會在百度、知科、微信、微博等社會知名網絡媒體上做輿情監控、反饋、優化等服務,其中百度貼吧是一個重要平臺。

據宸熙通法定代表人楊某2供述,在百度貼吧中有唯一認證的“唯品會吧”,這個吧主的資質是向百度購買的,年費15萬元,其公司在得到授權后申請購買這個吧的吧主資質,以幫助唯品會處理此貼吧中可能出現的負面貼子,作為吧主可以直接刪除相關負面貼子。

據唯品會公關傳播部總監宋某證言,唯品會公司有值班人員,在發現有失實或誣告的負面輿情后,會通過網絡郵件或微信通知宸熙通的相關人員處理,但處理撤稿沒有專門的另外費用。

宋某在證言中表示:2019年每月簽訂的關鍵詞優化付費給宸熙通廣告傳媒有限公司85萬元,具體數額以其公司提供的合同為準,他們每月為唯品會(中國)有限公司發言發新聞稿等有一百多條,一般一條稿要發布20到30個渠道。據其了解,費用大部分應該是用于這部分。

這話意思大概是,唯品會與該公司簽訂的是正常的業務合同,他們做的那些事不在我們的合同里,那些沉貼、刪貼的事我不知道。

3

宸熙通亦被提起公訴

根據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被告人郭旭新因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50800元,上繳國庫。同時,扣押被告人相關犯案工具。

郭旭新一案中,扮演中間人角色的宸熙通亦被提起公訴。

澎湃新聞檢索“12309”中國檢察網后發現:2019年12月5日,海珠區檢察院以犯非法經營罪,對廣州宸熙通公司及該公司法定代表人楊某某、公司部門主管韓某某提起公訴。起訴書顯示,經依法審查查明:被告單位廣州宸熙通公司于2016年至2019年6月期間,多次通過信息網絡有償提供沉帖、刪帖、屏蔽負面信息等服務,經審計,共非法獲利人民幣28.3792萬元。

兩起公訴中,似乎都未提及唯品會在這其中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對宸熙通和郭旭新的行為是否知曉,未有明確表示。未來海珠區檢察院對宸熙通的公訴結果出來以后,或許會有更多信息對外披露。

郭旭新一案與宸熙通的公訴背后,是“凈網行動”的繼續。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各種形式的內容平臺層出不窮,各種良莠不齊的內容開始充斥在你我的生活之中。與此同時,各種形式的內容平臺也給予了消費者更多的話語權,公開的投訴開始成為懸在企業頭頂的劍,引人不安。

判決書顯示:廣東省公安廳“粵公網發【2019】1586號”電,證實:廣東省公安廳“凈網2019”專項行動辦公室將廣州宸熙通傳媒有限公司組織網絡水軍案等五個案件列為“颶風50號”專案。

面對投訴,企業應該做的是端正態度,誠心改正,但是一部分企業卻走向了反方向,將刪差評當成為一項重要的工作。下游的服務商于是投其所好,宸熙通這樣的公司、郭旭新這樣的人于是越來越多,整個網絡環境于是進一步陷入混亂與失序,貼吧買賣便是其中一個典型。

此案中,無論唯品會是否知曉下游服務商所作所為,都應該引同業者警惕,花錢沉貼、刪貼、買吧絕不是優化品牌口碑的最佳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