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用坦誠的態度承認了自己在近期直播中銷售的羊毛衫為假,提出對兩萬多購買了產品的用戶實施三倍賠償的方案,還決定用報案的方式向供貨方進行追責,這似乎是要給燃燒起來的事態滅個火。按照羅永浩對現代傳媒和輿論場的熟悉程度,賣假貨被曝光之后的善后處理必然是有章有法的,能夠在第一時間將商品送檢并公布結果,誠心認錯并做補救,這至少沒有硬拗而招致用戶的更多反感。但是,通過這件事所暴露出來的其他問題,卻遠沒有結束。

就在羅永浩出事之前幾天,快手第一帶貨主播辛巴的車翻得更加徹底,且有扶不起來的跡象。辛巴在直播中銷售的燕窩被打假人王海送檢后認定為主要成分為糖水,僅含有微量燕窩成分唾液酸,只是燕窩飲料,絕非辛巴在直播中信誓旦旦所指稱的燕窩。辛巴從一開始的矢口否認,要狀告造謠誹謗者,到后來結果被公布后無奈接受,真誠道歉,提出賠償方案,前后反轉實在令人印象深刻。之后辛巴被廣州市市場監管局立案調查,網上各種有關其個人及公司的負面消息鋪天蓋地,頗有將其斗倒斗臭的態勢,明顯矯枉過正。

單從市場行為來說,辛巴算是整個直播帶貨界數一數二的主播了,據說辛巴本人及圍繞他個人而存在的所謂“家族”年電商銷售額 133億,幾乎占到了快手直播帶貨的四分之一。羅永浩雖然今年3月才入局直播帶貨,但由于其在年輕人中擁有極高的人氣和知名度,羅永浩從一開始直到現在的直播成績一直都很優秀,也可算是名列前排的頭部帶貨主播了。那么問題來了,既然這樣坐擁上千萬粉絲的頭部帶貨主播都會頻頻陷入假貨旋渦,那么活躍在各個平臺上的二線三線四線帶貨主播們,賣的又都是些什么東西呢?

人們的心態可能是越來越浮躁了,每一波新概念的推出,都有可能演變為割韭菜更快更狠的鐮刀,在直播帶貨這個剛剛興起不久的行業也是如此。如果說以往的韭菜收割者們往往用理想,情懷,奮斗作為遮羞布,如今的帶貨直播則直接用上了親情、友情,感情等這些看似不可玷污的元素來為韭菜收割打掩護。辛巴的粉絲被親切地稱為家人,有位辛巴的擁有大量粉絲的崇拜者在直播間用難以啟齒的語言對舉報者破口大罵,并聲稱作為合格的辛巴家族成員,別說買到的是糖水,就算瓶子里裝的是尿也不應該退貨。這種腦殘行徑已超出人類認知,我們暫且不做評論,但商業的本質是嚴肅的,不帶感情色彩的,對直播帶貨界亂象的縱容和默許本身,就是對公平健康商業秩序的破壞。

人民網在月推出了直播投訴平臺,短短幾個月投訴量就破了2000。在黑貓投訴上,關于直播帶貨的投訴已超過20萬。近期央視也屢屢報道了直播帶貨中發生的一系列案件,有數額巨大的假口紅,有直播帶貨假冒注冊商標商品,有假奢侈品,還有宣傳與實際不符的服務產品等。上半年我國直播帶貨共開播了1000萬場,下半年這個數字還會翻倍,這么大的瀏覽量和商品流轉量,這其中有多少假冒偽劣,相信是查也查不完的。快手和抖音上賣燕窩的不止辛巴一個,辛巴翻車本身客觀上與其知名度和影響力是分不開的,可那些知名度和影響力小得多的賣燕窩的主播們,到目前為止并沒有任何多少引人注目的翻車事件出現在公眾眼前,但這并不證明問題不存在,恰恰說明問題遠比想象中嚴重。

假冒偽劣,以次充好,假冒注冊商標,宣傳與實際不符,售后服務缺失,大量的不正當競爭手段,大量的投訴,民怨和正在聚集,這一切如不盡快改善,將在不久之后醞釀成為更大的輿論風波,相信所有人心里都是清楚的。但直播帶貨崛起的速度顯然過快,監管似乎是跟不上的,需要調查研究形成結論之后再做動作。可如果真要到了監管部門祭出強力監管手段的程度,相信又會遭遇到平臺等各方的不滿了。不過要記住,屆時,敦促監管部門支持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這種老論調將成為一個牽強的逃避責任的借口,相關各方若想不讓自己的業務遭遇硬著陸,不如從現在開始加強治理。

直播帶貨與之前的電商有所不同,電商有平臺和商家作為責任人,但平臺要負有主體責任。而直播帶貨則有電商平臺、店鋪所有者、直播平臺、直播人這四個責任人。電商平臺負責商品鏈接落地,店鋪所有者負責商品陳列展示,直播平臺為主播的帶貨行為提供場地,而主播則負責向用戶推薦商品。如果出現了假貨問題,首先店鋪所有者要負有最終責任,這種責任有可能是刑事責任,主播如對假冒偽劣商品來源知情,應負有與商家同等的責任,甚至于被追究刑事責任。而作為電商平臺和直播平臺,在出現假貨之后可以刑事免責,但還是應該承擔相應的主體責任,這兩者有責任對平臺上發生的假貨陳列展示和銷售行為進行治理,絕不是像他們現在這樣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到目前為止,我們只看到辛巴、羅永浩等人在出事后的自罰三杯,也看到了部分監管部門出手進行調查,但淘寶、抖音、快手等電商和直播平臺到目前為止卻三緘其口,諱莫如深,對相關的輿論事件沒有表現出任何擔當,也沒有任何處罰措施放出來,更沒有促進平臺治理,打擊直播帶貨亂象的規則被制定并發布出來。涉事的主播們在對著鏡頭真誠認錯之后,一轉頭到了晚上還是繼續直播帶貨,仿佛之前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事實上,廣電總局前期發布的“關于加強網絡秀場直播和電商直播管理的通知”中,已經明確了直播平臺的主體責任,直播平臺如何落實這項責任,落實的力度如何,到目前為止我們絲毫沒有看到,這與其說是一種遲鈍和麻木,不如說是對規則與制度的軟性抵制。

不得不說,逼迫監管部門祭出更強力監管措施的人,恰恰會是平臺自己。不主動認領責任,對明確的規則軟磨硬泡軟抵制,對監管要求陽奉陰違,乃至于有系統有組織地進行監管博弈,這些曾經被上一代互聯網公司用濫了的套路,在當前這個時期再被拿來反復使用就已經不能用愚蠢來形容了。互聯網公司一日千里地成長,監管力量也在成長,不要總認為自己的頭腦比別人聰明,對多年前從監管博弈中僥幸取得的一點點蠅頭小利始終念念不忘。在直播帶貨假貨風波中寂靜失聲的平臺們,沉默是金僅僅是相對而言,在一些關鍵時間節點恰恰要拿出應有的態度,不要等到不可逆的結果出現,再去做游說,申辯、訴苦、求支持了,你們如今的沉默并不聰明,恰恰是在浪費自己的機會成本,將自身推入難以預測的艱難處境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