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國慶節,郭九二過得一定不輕松。因為當其它人游山玩水,或是調侃交通的時候,他卻把時間花在了為維權而整理資料上。

郭九二是一個新銳漫畫作者,動漫博主,內容自媒體,以其日常生活為靈感創作的《郭九二漫畫宇宙》深受年輕人的喜愛,聚集起一批死忠粉的同時也引來了抄襲黨的覬覦,于是非常夸張的事情發生了:《郭九二漫畫宇宙》連載80話,抄襲黨就抄了80話。

郭九二的手機里保存了一千多張截屏,是《郭九二漫畫宇宙》自2018年6月連載至今,他獲取并保存的各種被侵權截屏。截屏背后是數不清的維權,但結果要么是對方刪圖了事,要么是讓企業法務死耗。

10月9日,國慶節結束后第一天,郭九二在其同名公眾號中推送《面對抄襲,就讓我悲涼一次吧》一文,他在文中寫道:“我的維權經歷還告訴我,這類公司都是有法務的,他們深諳侵權事實成立或有爭議時應當如何以正確的方式和正確的態度去面對和解決問題。”

一席話道出內容創作者多少無奈。

新媒體帶來了內容創作者的春天,文字、圖文、視頻等各種形式的內容井噴而來,屬于年輕人的、后來者的機會越來越多。同時來的,還有做號黨和抄襲黨,他們通過流水線式的作業,批量搬運現成的內容,損害內容創作者利益的同時,極大的破壞了內容創作生態的發展。

怎么辦?——去年7月,國家版權局等多部門聯合開展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專項治理“劍網行動”;今年2月,國家版權局又印發《版權工作“十三五”規劃》,指出要加強網絡文學、影音、游戲、動漫以及軟件等重點領域的監測監管。政策之外,在技術推動下,市場也開始行動。

國內首款著作權侵權保險來了。

1

給著作權買保險,化繁為艱

國內首款著作權侵權保險由刀豆網絡與太平科技保險合作,今年4月正式簽約,9月21日正式上線。該項目結合雙方在金融科技、行業資源和數據方面的優勢,融合版權服務和保險服務而成,在投保的版權方、原創作者被侵權時,可提供更便捷、標準、可控的綜合解決方案。

著作權侵權保險并不是新東西,在國外早有先例。1986年,美國保險服務局(ISO)推出的商業一般責任(CGL)保險首次將“侵害他人著作權、商標或標語”納入保險范圍,成為世界第一款版權保險產品。

英、日等國紛紛跟進,推出版權保險。

其中:為了更好的推動版權保險行業的可持續發展,英國獨樹一幟,將版權保險納入了“再保險”;為了鼓勵國內動漫走向世界,日本以政府提供的再保險為后盾和保障,建立了以保險覆蓋海外糾紛產生的知識產權訴訟費用方案,中小企業從業有了一道安全網。

日本將中小企業納入版權保險的保護范圍之內,是版權保險發展的重要的一步,因為這里是被侵權的重災區。中小企業及新媒體時代崛起的個人內容創作者,歷來是版權維權的弱勢群體。

維權之路向來艱難,因為內容創作者需要面對的侵權對象,從來不會只有一個。維權本就是一件非常消耗時間與精力的事情,當面對的侵權對象有十幾、幾十或上百個時,那簡直就是內容創作者的災難。是專心于創作,還是把時間精力消耗在維權上面,是一個兩難的選擇。

郭九二在自己的維權文章中無奈寫下:“明明時間很珍貴,我該去創作和編繪,卻要浪費時間用‘小本本’記下抄襲的各位!”

刀豆網絡與太平保險科技推出的這款著作權侵權保險,可以有效解放內容創作者的時間與精力。過去,著作權維權之路既漫長又繁瑣,有些一拖就是幾年,僥幸能贏所獲賠償也不多。著作權侵權保險化繁為簡,在侵權事實發生后可以先行賠付,徹底解放內容創作者的時間與精力。

過去,內容創作者以一己之力對抗十幾、幾十甚至上百個侵權對象;現在,維權的事交給平臺,內容創作者可先拿賠償,專心創作。

2

數據化評估案例,精準維權

著作權維權有兩個現實難題:一是侵權對象從來不止一家,二是一案一況,非標。這兩者結合在一起,將著作權維權變得無比復雜。

要解決這個難題,需要另辟蹊徑,否則沒辦法實現規模化,維權會陷入人海戰術。為了更好的解決這個問題,刀豆網絡開始嘗試用技術創新來解決這兩個現實難題,于是便有了刀豆網絡與太平保險科技聯合推出的,基于傳統著作權侵權保險的新型著作權侵權保險。

刀豆網絡基于自身的數據樣本和維權案例經驗,嘗試把原本一案一況的非標案件評估成一個相對精準的數據模型,什么樣的案子可以做,案子的賠付標準、訴訟周期,大概的金額和回款周期等,都可以進行相對評估。基于數據模型,原本非標的案件變成了標準化產品。

這里有個非常人性化的設計,即內容創作者全程都不需要操作,只需要在刀豆網絡的后臺選擇自己的文章,然后一鍵投保即可。

投保成功后,平臺會根據侵權線索對侵權事實進行評估,在確認侵權事實確實存在并符合出險標準后便會先行賠付侵權損失給內容創作者。

舉例:假如你寫了一篇文章,存在被侵權方非法轉載的情況,那你便可選擇一條符合平臺出險標準的侵權線索進行提交,刀豆網絡審核后即會告知保險公司,保險公司會將200元先行賠付給你。

之后的事情就都是刀豆網絡的事了。

內容創作者全程不需要再操心。

為了更好的推進這項業務,刀豆網絡廣泛的與律所展開合作,一個以刀豆網絡、保險公司、律所為核心的維權分工生態就此形成。過去,內容創作者維權單打獨斗,以一敵百,現在則有一整個生態在背后支撐自己。

舉個例子:刀豆網絡的客戶除了個人還有企業,比如新東方,他們在全國有600多個地方賬號,樹大招風的他們自然會引來一些投訴。

比如他們某個公眾號推送了一篇文章,因為審查失誤,其中某個內容或圖片可能涉及侵權。引來投訴后,總部找地方經常會找不到人,或負責該內容的人已離職,這個時候就會陷入被動被動投訴的狀態。

為此,刀豆網絡專門推出了“版權風控”服務,基于人工智能和云計算下的大數據分析,可以幫助企業精準檢測文章、品牌圖片、IP形象等創作主體可能存在的版權風險,有效避免版權糾紛。

到這一步,刀豆網絡事實上已經成為一個綜合性的版權管理復合平臺。

3

全覆蓋數據平臺,產業破局

刀豆網絡最早的產品是維權騎士,專注于幫助內容創作者維權,為原創發聲、為創作者代言。隨著其業務的日趨深入,在內部分工和外部協作的支撐下,刀豆網絡逐漸成長為一家版權及數據應用服務商。

刀豆網絡的成長,離不開其自身的努力,但更是市場需要的結果。新媒體正日趨多元化,新媒介、新創作層出不窮,版權保護越來越重要。做好了,可以推動內容生態的發展,激發更多人的創作熱情,內容也會越來越值錢;做不好,將成為橫在內容創作前路上的一座大山。

據2005年《國際金融報》報道,日本當年完成版權保險業務的制度設計后,極大的促進了日本的信息產業出口,提升了日本動畫片、電影等在海外的人氣。日本知識產權的對外滲透,間接實現了文化輸出。

版權保護背后,不只有維權。刀豆網絡創始人陳斂認為:“著作權侵權保險所帶來的創新意義并不限于此,往長遠來說,它對經濟、立法與司法實踐都將帶來一定的參考價值。”他認為這只是一個開始。

現實的情況是,新媒體井噴背后,整個大內容服務生態的發展其實是滯后的,要推動這個生態的發展,就需要一個領頭羊出來做點事。或許是看到了刀豆網絡身上的這種潛力,新東方、得到、樊登、三節課、快看漫畫、雪球、影視公司、短視頻頭部大號等內容機構都與刀豆網絡展開了合作。

根據刀豆網絡數據,刀豆網絡目前平臺上的獨立新媒體創作者數量已超過150000,合作企業超過1000家,其中不乏業內知名大型企業,與此同時,刀豆網絡還成為了中國版權協會的常務理事單位。

刀豆網絡還牽頭成立了版權聯盟,其成員包括今日頭條、阿里巴巴、百度、得到、什么值得買、360、雪球、簡書、虎撲等主流內容平臺。“為原創發聲、為創作者代言”這樣一個初心,無意間掀起的是內容服務生態的大浪,在刀豆網絡的牽頭下,版權保護開始破局。

正如陳斂所說,這一切才剛剛開始。無論國際局勢如何飄搖,全球化都是不可逆的。未來的全球化,一定也必須包含中國的文化,中國創作者創作的內容。在整個內容生態參與者的共同努力下,刀豆網絡掀起的大浪,早晚會變成一個滔天巨浪,那時才是內容創作者真正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