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擁有全球第二大和第一大互聯網產業的兩個國家,中國和美國在反壟斷問題上的“神同步”,與其說成是私下默契的結果或是其他什么陰謀論,不如說是兩國內在實力和國際話語權的具體體現。之前各國發起的反壟斷調查只是預熱,中美不跟進只能算是局部騷動,而一旦中美兩個國家各自入局,這就證明市場壟斷行為真的已開始損害到產業發展,大環境已具備開展大規模反壟斷調查的需求了。

臉書在幾年之間收購了包括IG Whatsapp在內的70多家公司,其中的大多數收購價都遠高于市場公允價格,臉書內部有個預警系統,只要市場上出現其潛在對手的一點點苗頭,就會被臉書或收購或利用市場優勢碾壓。亞馬遜則被指控利用該公司平臺上獨立賣家的數據來開發與其競爭的產品,但這一行為卻恰恰是亞馬遜公司表面政策中明確禁止的。至于谷歌,就更是反壟斷領域的一個重災區了,在歐洲屢遭反壟斷調查和巨額罰款,幾年時間罰款已累計數百億元,但似乎卻也并沒有對其傷筋動骨。

中美兩國的互聯網產業在具體運營行為上是互有借鑒的,因為別無可鑒,而這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運營行為有內在趨同性,就連借助市場地位作惡的行為也大致一樣,這其中包括濫用市場地位打壓競爭對手,進行反競爭收購,濫用用戶數據進行不正當競爭等。谷歌、臉書和亞馬遜等巨頭當下面臨的各種指控中所涉及的行為,在中國市場或多或少都能看到鏡像。我們曾看到2014 2018年間巨頭們的瘋狂收購,不站隊的成規模平臺市面罕有的情景;也曾看到屢屢見諸媒體但卻未獲最終認定的“大數據殺熟”等行為,還有高調興起低調無果而終的“二選一”事件。這些事件的性質,與美國科技巨頭五花八門的壟斷行為并無二致。

中國對互聯網行業祭起反壟斷大旗,可以說是對美國產業政策的一種跟隨,這倒也無須諱言。互聯網反壟斷在美國已有很現實的民意基礎,之前民主黨有位總統候選人的綱領中就有此項內容,但這并不是心血來潮的產物。美國動手而中國不跟的話,若反壟斷進程中出現積極效果,中國那時候再跟進就來不及了,有可能會把本已辛苦獲得的市場優勢拱手讓出,與美國互聯網產業差距更大。反壟斷的目的并不是要整哪個大公司,而是站在產業健康發展角度上所做的糾偏,敦促和要求這些具備壟斷地位和壟斷行為的公司調整作為,減少和消除不正當競爭,維護市場良性競爭格局,給創新公司以更多機會,同時也維護用戶的體驗與利益。

不過,也要正確認識到中美兩國在國情和具體產業環境方面的差異,不能簡單地認為中美既然在反壟斷大方向上同步,那么在具體作為上也會同步。在這次反壟斷大潮中,谷歌和臉書所面臨的最嚴厲處分是業務被拆分,但在中國,卻未必會有阿里巴巴、騰訊和美團被拆分的情況出現。在任何反壟斷法行使范圍內,拆分只是一種手段而非結果,其用意是逼迫壟斷公司接受市場規則,規范自己的運營行為。如果說谷歌被罰了600 億還是我行我素,我自巋然不動,臉書被限制1000萬美元以上的收購金額必須上報州政府尋求批準后,卻仍然采取之前那種反競爭策略自行其是,那么走法律程序拆分自然是他們最好的歸宿。但在中國,這種現象并不具備存在的基礎。

雖然“反壟斷法”自 2008年起就已實施,但在對互聯網企業監管實施“審慎包容”原則的的現狀下,反壟斷執法基本是脫節的,很少有互聯網企業會因壟斷行為遭到處罰。對“經營者集中行為”的申報和審批則更是處于空白狀態,而涉及到橫向和縱向壟斷協議的案件,如京東向國家工商總局實名舉報阿里巴巴平臺“二選一”事件,最終更是以不了了之作為結局。這一連串的現狀表示,當前的反壟斷法治進程還相對初級,解決問題的希望更多還落實在監管層面,還遠沒有達到嚴格行使法律手段來解決問題的階段。對于社會輿論反應強烈的部分事件,監管部門是有監管手段落地的,能妥善解決的就不會進入法律程序。而在反壟斷法被強化的巨大壓力下,通過監管仍不能解決的問題相信最終只是少數。

國內互聯網巨頭們與管理者之間也是存在“監管博弈”的,在收到規范運營行為的監管要求時,互聯網公司誠心認錯,決不更改的情況也并不鮮見,但如果仔細學習一下 1111日市場監管總局發布的《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征求意見稿)》你會發現,新指南的規定之細,已盡可能堵上了互聯網平臺公司與監管方進行博弈的漏洞,未來互聯網平臺要與監管方進行博弈的能力與行動力,將會受到很大限制。絕大多數互聯網平臺將會按照監管要求調整運營行為,而不是將事態發展到訴諸公堂的地步。

法制和規范的發展需要有個過程,例如在數據濫用和知識產權的問題上,不立法根本解決不了問題,立法之后監管就有了強大依據。而在法制規范發展的過程中,監管則起到了代行缺位法則的相當重要的看守作用,其一舉一動都牽動著行業興衰,需要更多聰明的人來從事這項工作。當前我國在反壟斷監管方面的力量并不強,具體表現為機構設置過小,權力分散,未來反壟斷機構增編擴員,職能從地方收歸中央并建立集中性的監管和執法機構,應該是個大趨勢,而這一切都需要伴隨著法制不斷完善,市場機制的不斷成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中國反壟斷法的實質與其說是反壟斷不如說是反不正當競爭,反限制競爭,反作惡,保護知識產權,促進公平競爭。產業的發展當然需要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不能讓創新行為被雄厚資本輕松擊倒,也不能讓遵章守治的企業因抵御不了壟斷勢力的碾壓而走向反面。企業都想做萬年基業,都想在任何情況下都能輕松賺錢,坐享壟斷利潤而不必付出更多,反壟斷法的真實含義就是要打破這一格局,讓企業擯棄不思進取的想法,通過創新持續保持競爭力從而在市場上立足,并將產業發展水平不斷向上推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