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拼多多提前實現了年度活躍用戶超越阿里巴巴,被大量的“媒體”標題稱為“多多打敗淘寶”。


實際上,如果非要扣統計指標,所謂的拼多多用戶數超越淘寶,是錯誤的。嚴格的說法應該是,根據拼多多和阿里巴巴的財報數據,拼多多公布的年底活躍買家數超越了阿里巴巴公布的中國零售市場年度活躍用戶數。


在這里面,兩家的指標口徑具體是什么,可能只有他們自己知道,外人不好評價,但里面還是有兩個可以指出來的:


一個是阿里巴巴只是公布了中國零售市場的用戶數,并沒有公布過其全球的用戶數,至于兩家公司的具體用戶數沒法比較。


另外,阿里巴巴的月度活躍用戶數比年度過,是超過9億的,而拼多多的月度用戶數比年度少,是剛7億出頭。用年度活躍來比較,是用拼多多高的數去比阿里巴巴少的那個數,有點讓柯潔去和孫楊比游泳的感覺。


不過怎樣,我們還是要相當誠心誠意的恭喜拼多多,短短六七年的時間就發展得這么迅猛,用戶數增長相當相當驚人。以這樣的增長速度,在用戶數方面超越阿里巴巴的中國本土用戶數是必然的,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而已。有人甚至認為,微信用戶數的上限才是拼多多的用戶數上限。


對于拼多多來說,下一步最重要的是,如何留住客戶和增加用戶的消費,繼續依靠補貼或者游戲的方式來獲客沒有了任何意義。畢竟,超越了京東,超越了亞馬遜、超越了阿里巴巴,前面已經是無人區,中國乃至世界用戶數第一大電商的帽子扣上了。


如果簡單地去看拼多多的財報,營收增長很快,用戶數也還在增長,單用戶的消費也在增加,一切都向好的方向發展,但問題也是有的,每單的單價在下降,虧損在增加,新業務拓展遭遇監管壓力、質量控制得加強,品牌形象要提升、商業基礎設施要獨立建設,每一個都是超級大課題。


總之,這都算是前進中的問題,也不是不能解決。如果拼多多將主要的精力用在農產品發展上,內部再迎來一位當年關明生一樣的改革操盤手,未來一定可以穩定下來,成為中國商業中的一方諸侯。

多多加冕阿里失冠,哭笑不得

換一個角度,我們看看輿論主角中的另外一個,那就是阿里巴巴。這個神一樣存在的中國商業巨頭,在遭受了非對稱反壟斷之后有點沉寂,很久都不公開發聲,面對“被拼多多打敗”這樣的負面傳播,也是采取了冷眼旁觀的姿態。


實際上,如果我是阿里巴巴的當家人,拼多多的這種用戶數超越,倒是樂見,而且還是相當的開心。顯然,這種分析也應該是目前阿里巴巴的準確心態。


樹大招風,高處不勝寒,阿里巴巴這些年陷入到了四面被圍攻的狀態,一系列的操作下,無論是哪個業務領域,都有強勁的對手,依靠幾乎同樣的資源扶持和流量沖擊的方式,應接不暇。如此,雖然也鍛煉了阿里巴巴頑強的生存本領,可依然頂不住積毀銷骨的威力。這么說吧,就是在輿論上,如果十家的公關資源聯合起來,阿里公關天團也是疲于奔命,更不要說業務上的反擊。


如今,社會輿論上是一片阿里被拼多多打敗的論點,等于是讓阿里巴巴可以喘口氣了,即便“被打敗”了,就沒有必要再充當巨人,承受那么大的非正常企業的社會壓力。


還有一點,既然拼多多已經成為了第一,阿里巴巴成為了第二,那還反什么壟斷呢?從邏輯上說,阿里巴巴完全不具備壟斷的能力,也更是沒有實現過壟斷造成的有效傷害,否則,怎么會這樣輕易的就被剛剛成立六年的新公司打成了第二?


拼多多的崛起,也給了淘寶壓力,讓曾經多年沒有什么創新的淘寶走上了奮發的道路,這對阿里巴巴實現其102年的生存目標是極其有好處的,也對消費者有極大的實實在在的利益。在市場上,拼多多、京東、阿里巴巴是對手,在社會上應該是友商才對,不應該劍拔弩張,更不應該互黑,共同進步共同創新你追我趕,善莫大焉。


阿里巴巴還是那個阿里巴巴,不管其電商業務用戶數是否已經被打敗。按照當年馬云的設想,B2B大兒子已經成年,支付寶小兒子已經頂門立戶,淘寶小姑娘也已經出嫁,阿里云、菜鳥、達摩院等等核心科技成型星辰大海,沒有必要再去和人爭搶那一畝三分地電商薄田了。資本市場上,面對用戶數被超越的負面輿論,阿里巴巴的美股卻上漲了2.8%,港股上漲了將近5%。


在目前的形勢下,開放共享是必然。據說,淘寶特價版要在微信上開小程序,未來,京東是否也會開放支付寶呢?電商之間的競爭更加多維,大家拼的就是自身積累起來的科技能力與管理水平,運營至上。


未來,每個品牌都可以在所有的平臺上開店,不管是京東,還是阿里,或者多多,決勝在運營,這個時候比拼的是領導團隊的水平與科技研發投入的程度,更需要創始人遠見卓識和深謀遠慮。正式的決戰,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