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區房漲價,早已經不是新聞。幾乎在全國的每個一二線大城市,學區房都是繞不過去的坎。對于有點錢的人來說,不買學區房,就是心理難受。

中考新政頻出,價格震蕩,“老破小”學區房還買嗎?

最近幾天,據說上海出臺了中考新政,讓剛買了學區房的人心里有點涼。當然了,網上到處都是挺腰打氣的文章,說中考新政不會影響學區房的價值。估計,中介們急了。


追求學區房,自古有之。被家長們一直認定為買學區房鼻祖的自然是孟母,三遷之后終于培養出了亞圣。


房子與學校聯系起來,開始是與戶口結合的,后來又與資產密不可分。如果說曾經是有權的人的孩子上好學校,那么,現在在很多地方變成了有權加有錢才能上好學校,或者你特別有權,或者你特別有錢。


劃片上學,對學生好,對家長好,方便上下學,方便家長接送,要知道,現在的中小學,正常上學放學時間是很早的,工薪族們根本無法自理,近一點,大家都合適。誰也不成想,以后學區房成為內卷化、起跑線前置化等教育問題的核心癥狀。


學校生而不平等,天然就有好學校壞學校之分。不說什么學校出過大師高官,就說這種學校如果處在名牌大學附近或者達官顯貴出沒之地,交通便利,生源質量好,老師水平高,教出來的學生就會自然平均不錯,久而久之,名校形成了,正循環,你想打破都不行。


在最近這些年,隨著人口的流動,老的教育格局已經大變樣,鄉村的小學除了新建的明亮標準化教室,啥都不剩,大多數縣城的中學生源也被其他地方的優質學校先掐尖,優秀老師被挖走。如果說是留下一地雞毛,那是對人不尊重,但事實比我們想象的更嚴重。


人往高處走,人們總是覺得自己擁有的教育資源不夠好。農村的要孩子進城,縣城的孩子要進市區,市區的孩子要到北上廣,北上廣的孩子要出國。當然,河北的孩子都想去衡水。


讓這一狀態加劇的,還有現行的中考政策。一般來說,全國大多數省份里,中考的普通高中錄取率都不超過50%,連上海這樣的超級都市也只有55%的初中生可以考上高中,而如果孩子考上的只是普通高中里面的普通高中,未來要上985211的概率就更低了,必須得進重點高中。

中考新政頻出,價格震蕩,“老破小”學區房還買嗎?

于是,這個鏈條成立了。買學區房,讓孩子上重點小學,然后重點初中,然后考上重點高中,從而為重點大學開辟出最好的通道,也許在最后,孩子還是沒考上清華北大,但家長們都覺得無怨無悔,對得起孩子。獨生子女的教育,家長們是豁得出去花上自己所有的積蓄,甚至舉債,孤注一擲的。


在教育這個問題上,沒有人愿意成為試驗品,誰也失敗不起。因此,教育培訓走向極化,學區房也走向極化,所有人都在竭盡全力不計成本的給這個鏈條上的財富攫取者們心甘情愿的送錢。大家都在私下里罵,但卻人人都爭著跳進去。


從學區房的畸形到全民學英語的爭議,概莫能外。不過,學區房與其他教育投入不同的是,學區房本身也是金融產品,只要人們相信自己家的孩子入學后還會有人高價接盤,那么,學區房就是保值超值增長好商品,多少錢都不重要。當然,很多人都清醒,這個夢遲早是會破的,但肯定不是自己。擊鼓傳花,自己不會是最后一棒。


各地也采取了形形色色的方法,劃區連片招生,組建教育集團,學區房6年才一個名額,等等等等,但都會被聰明的中介與家長們聯手破解,從來沒有一個真正能解決問題。什么是解決問題,就是讓孩子們享受公平的教育機會。


其實,你問很多人,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所謂教育公平的認知。有人覺得應該學習好的上名校,因為自己家孩子成績好;有人覺得應該距離學校最近的孩子上這個名校,因為自己家孩子成績不好但距離近。有人覺得應該讓自己的孩子隨便挑學校上,沒有其他理由,就是因為他是自己的孩子。


學區房的問題是一個時代的產物,是供需矛盾這個市場經濟規律的教育方面的總癥狀。縱使你有千條妙計來解決,人們依然有萬種辦法去破解,不會有一個制度可以從根本上解決。這上面,綁著對外來人口的政策,綁著戶籍制度遺存,綁著財富分配不均,綁著社會的評價標準,更綁著千百年來的共識,更是教育投入多年的欠賬積勞成疾。


上海推出的中考新政,對比以往的任何手段,確實更進一步。在新的方法面前,如果一味的購買高價學區進了當地名初中,很有可能因為本校競爭問題而上不了重點高中,反之,如果在一個水平相對差的初中,反而有機會脫穎而出上了重點高中。中上生源有可能最好的選擇是就近讀初中,學校越差機會越大,那么,所有初中生源將作一次大調整,結果會怎樣呢?


上海已經行動了,北京會跟上嗎,全國會跟上嗎?學區房,人人都知道是在投機,但卻樂此不疲,但故事總會有終結的時候,就如茅臺的股價。


買不買學區房,賣不賣學區房,這道選擇題,留給了家長們,好好上個奧數培訓班來幫助解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