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新社報道,兩會期間,多位代表、委員“建議禁止未成年人下載網絡游戲”,“建議游戲分級管理”,“建議未成年人網游每30分鐘刷一次臉”,相關話題頻上熱搜。目前網絡游戲中,色情、暴力侵害屢見不鮮;“荊軻竟然是女的”式游戲內容混淆歷史,荒誕不堪;“一擲千金”式購買游戲道具,費錢不說,更養成未成年人不良消費觀。少年強則國家強,中國未來的花朵不應把寶貴時間浪費在網絡游戲中,游戲廠商也不能只鉆進錢眼里,在管理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未成年人網絡游戲要人臉識別,更要游戲分級管理。

如何才能扼住游戲狂暴的韁繩?

另有媒體報道,全國兩會期間,民進中央副主席、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陶凱元代表民進中央的大會發言建議呵護青少年心理健康。稱成年人的焦慮正向青少年傳導#“在快速變化的社會中,過度競爭、內卷化帶來的成年人的焦慮和緊張情緒無疑會通過家長、教師傳導給青少年;此外,青少年是網絡成癮的高發群體,泛濫的網絡游戲、不良信息極易對青少年的心理行為產生負面影響。”


全國人大代表、民建廣東省委會副主委、華南師范大學教授林勇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青少年沉迷網游成為現在許多家長最頭疼的問題之一。“雖然國家出臺了很多政策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游,但現在這個時代,電子設備很多,青少年自控力又較差,這一問題一直沒有得到有效解決。” “針對網絡游戲企業的運營進行專門立法,嚴格規定游戲企業開放服務器的時間。”林勇建議,可規定在工作日期間,每天23時至隔天早上8時,游戲企業必須禁止未成年人玩家登錄游戲,停止對未成年人玩家提供服務;而對于成年玩家,規定在工作日期間,凌晨2時至早上8時,游戲企業必須關閉服務器,禁止對成年玩家提供相關服務。


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建湖縣天和生態農業專業合作社理事、共青團江蘇省委副書記(兼)魯曼建議,未成年人在游戲中不僅充值要刷臉,還應每玩 30 分鐘刷臉一次。


全國人大代表周善紅建議,國家出臺相應的法律法規,嚴格管理網絡游戲,建立完善的網絡游戲審批發布機制和考核體系。建議國家相關部門開發第三方防沉迷系統,保證所有游戲玩家只有一個身份識別號,當玩家進入網游時,即啟動人臉識別功能,每天的游戲時間不得超過1個小時,1小時后游戲自動停止,24小時不得進入其他游戲界面。周善紅還建議,要通過司法判決倒逼網游公司落實監管責任,在相關案例中,如果在欠缺人臉識別狀態下,單純的成年人賬號、銀行卡一律不視為成年人充值。


全國人大代表、江西師范大學音樂學院敎授鄔成香向大會提交了《關于加強網絡游戲管理的建議》,她建議對網絡游戲設置技術限制,比如參與者年齡和一次使用的時間長度等,進而避免青少年沉迷其中。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教育政策研究院執行院長張志勇認為,未成年人沉迷于網絡游戲,其危害是巨大的。一是影響身體健康。二是影響心理健康。三是影響道德認知。四是影響正常學習。五是造成經濟損失和個人信息泄露。六是遭遇網絡暴力、色情侵害。七是損害虛擬人格構建。八是誘發刑事犯罪。


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蒼溪縣白驛鎮岫云村黨支部書記李君提交建議,呼吁加大網絡游戲監管整治力度。李君建議,應禁止明星代言網絡游戲廣告,并總量控制游戲類目在各類媒體的展示廣告和互聯網的推送。


種種跡象表明,有眾多委員和代表對網絡游戲管理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希望能在發揮游戲的正面價值的基礎上加強監管,特別是保證未成年的健康成長。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提出,加強互聯網內容建設和管理,發展積極健康的網絡文化。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調查顯示,中國青少年網絡游戲用戶規模已經超過2億,占青少年網民的66.5%。青少年首次接觸網絡游戲的年齡呈日趨低齡化,其中6-14歲是青少年接觸網絡游戲的主要時期。


簡單的說,現在中國每年的出生率都不高,兒童數量有逐年減少的趨勢,未來國家的棟梁的身心健康變得更為重要。


這樣的情況下,對游戲的強監管就變得相當必要,且刻不容緩。全國人大代表、全國道德模范張青彬表示,他經過一年調研,走訪500多個村莊、3000多名青少年,愈發憂心網絡游戲對青少年的毒害。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因學生離校在家上網課,這一現象更為嚴重,在調研中看到很多青少年學生終日沉浸在網絡游戲當中。


有人認為,國家新聞出版署發布《關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的通知》規定:網絡游戲企業不得為未滿8周歲的用戶提供游戲付費服務。同一網絡游戲企業所提供的游戲付費服務,8周歲以上未滿16周歲的用戶,單次充值金額不得超過50元人民幣,每月充值金額累計不得超過200元人民幣;16周歲以上未滿18周歲的用戶,單次充值金額不得超過100元人民幣,每月充值金額累計不得超過400元人民幣。有關部門要進一步研究,是否需要進一步限制未成年的游戲消費數額。


根據多部委發布的《網絡游戲防沉迷系統開發標準》,PC端游戲用戶累計在線3小時以內的游戲時間為“健康”游戲時間,累計在線3小時-5小時的游戲時間為“疲勞”游戲時間,累計在線超過5小時的游戲時間為“不健康”游戲時間。有關部門要進一步研究,所謂“健康游戲”時間的規定是否科學適宜。


正如媒體所報道出來的,在一些防沉迷系統使用中,效果并不好,甚至可以輕松突破限制,其他一些措施也可能在一些場景中出現了陽奉陰違的執行,必須加以完善。


綜合以上種種信息,我們覺得,對游戲的監管還可以再嚴格一點,既然柔性的措施難以奏效,那么,就一刀切。


就如同當年林則徐虎門禁煙一樣,為了下一代,不得不矯枉過正下猛藥了,否則,有可能成為中華民族歷史的醉人。比如:


一家游戲開發商一年內獲得的新游戲上市許可不超過1個


一家游戲運營商不得同時段運營超過5款游戲


一個游戲玩家賬戶一年內消費不得超過500元


一個游戲玩家在一款游戲內消費不得超過100元


一個游戲不得向同一個未成年人開放達到100個小時


同一個賬號每隔30分鐘必須重新刷臉進行身份驗證


所有沒有證據表明玩家不是為成年人的付款都可被認定為未成年人付款并加倍返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