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一個笑話,阿里云經過12年的奮斗,終于實現了季度盈利,很多評論認為這是中國云計算產業的重要時刻。于是,一眾云計算的上市公司都實現是股價上漲,而偏偏是實現了云計算盈利的阿里巴巴股價大跌。據說,資本市場是這樣解讀的,一是阿里云面臨華為云的挑戰,二是那么多公司的市場規模與阿里云相差太大,發展潛力應該是相當巨大。


資本市場當然不是不聰明,但聰明的人們確實愚弄小白。事實上,面臨國內云計算的發展局面,很多大公司都做出了調整。比如,曾經全員獎勵發蘋果的那家挑戰者已經悄悄將精力集中到了安全或者金融方面,而國內科技力量相當強大的華為也進行了組織調整。


1 月 27 日下午,華為內部發文宣布云與計算 BG 人事調整,華為消費者 BG CEO 余承東將兼任云與計算 BG 總裁。此次調整之后,余承東目前的 title 為華為常務董事、消費者 BG CEO、云與計算 BG 總裁。

華為重構云計算是為了沖擊阿里云嗎?

看到有記者在朋友圈中寫道,“能者上,平庸者下”。這樣講,顯然有點過了。華為云以前的領導并不弱,其云計算業務的發展也不算差。


華為云起步是比較晚的。據報道,華為在2010年就已經開始了云業務的布局,但并沒有重點發力,而是采取了支撐運營的方式,直到2017年才最終確定將云計算作為戰略方向。


2017年第三季度,華為內部發文宣布重量級組織架構調整,云業務部門Cloud BU升為一級部門,獲得更大的業務自主權。此前Cloud BU為華為二級部門,隸屬于該公司的產品與解決方案部。2020 年 1 月,華為對組織架構進行了新一輪調整,其中 Cloud&AI 升至華為第四大 BG。


據2017年的媒體報道,華為計劃三年內成為中國公有云市場第一玩家。如今來看,這個目標沒有實現。


據IDC報告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華為公有云收入18.5億元,國內市場份額升至第三,達8.9%,同比增長170%,是增速最快的中國云廠商。根據研究機構Canalys報告顯示,華為云以15.5%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二。


不過,即便華為云增長很快,但據英國調研機構Canalys發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中國公共云服務市場報告顯示,整個2019年,阿里云位列第一,占據46.1%的市場份額。


數據可見,華為云與第一名之間的差距依然非常大,而云計算的馬太效應突出,隨著阿里云因規模效應而開始盈利,國內云計算的市場格局改變的可能性已經很小。


阿里巴巴2021財年第三季度財報,截至2020年12月31日,阿里云營收 161.15 億元,同比增長 50%,經調整后 EBITA(息稅前利潤)轉正,取得盈利 2400 萬元,這是 2009 年成立以來,阿里云首次實現盈虧平衡。


任正非在華為企業業務及云業務匯報會上指出,華為企業業務要聚焦戰略重點,繼續做減法,收縮企業業務做戰線,認真弄清楚做作戰模型,“一定要有所為、有所不為,不能面面俱到”。


他還強調,我們的隊伍建設要明確強調,立足于聯接,立足于華為云,但我們要知曉服務對象的工業,要知曉服務對象的Know-How,然后在算法上和別人合作。他最后提到,后續要討論如何收縮作戰面,第二討論作戰模型,要講清楚作戰的戰略方針。


結合任總的講話,再看阿里云強調“云釘一體”、移動云強調“云網一體”,加上汽車等業務線也已經和終端聯合在一起,也許我們就可以理解,為何華為將消費者業務與云業務都交給余承東一個人來統領了。


在2021年1月,華為成立“煤礦軍團”,將產業基礎研究、產品研究、市場交付組合在一起,縮短產業鏈條,快速適應需求,通過技術創新,推動煤炭行業數字化轉型。2月9日,山西省政府、華為、晉能控股等單位聯合成立“智能礦山創新實驗室”。


聚焦核心業務,發揮華為云的長處,不再計較云計算單個業務上的得失,而是要重點看對于華為整體布局和業務模塊的貢獻。


華為多年的硬件研發方面的積累可以在終端與設備之間共享,成就了高度的研發水準,而阿里巴巴在軟件方面的積累也通過云服務實現了B和C之間的技術共享,這就決定了華為云與阿里云的不同。


未來,中國最強的兩家科技公司在為客戶提供服務方面的合作會遠遠大于競爭,這對兩家貨真價實的高科技企業以及中國科技產業都是最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