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互聯網公司一個接一個的上市造就千萬億萬富豪,身為同學卻在運營商工作的人們羨慕不已。即使沒有這樣的機會,遇到過年過節,有的公司動不動就發100股,價值數萬,也是開心,運營商員工也是看著。


比如,快手上市了。據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根據快手前雇員持股計劃,4551名快手公司員工認購5.24億B類股份,人均持股11.51萬股。若以每股5.7-6.8美元計算,人均可套現超400萬元人民幣。另外還有4546名非快手在職員工認購3.21億相關股份,人均持股7.06萬,人均可套現超260萬元人民幣。 也就是說,快手上市,有共計超過9000名員工可一躍成為百萬富翁。


還好,2019年11月,有關部門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做好中央企業控股上市公司股權激勵工作有關事項的通知》,鼓勵中央企業利用股權激勵來激發企業核心骨干員工積極性。

運營商股權激勵,為何造不出千百萬個億萬富翁?

2020年6月,中國移動董事會批準向9914位管理骨干及核心人才授予3.06億股股票期權,行權價格為每股55.00港元,授出的股票期權將分三批開放,在授予日24個月、36個月、48個月后開放行權的比例分別為40%、30%和30%。


現在,輪到中國電信了。在中國電信披露的核心骨干人員股票增值權2021年授予方案中,公司建議向最多共約8300名核心骨干人員(不包括公司的執行董事、非執行董事、獨立董事、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授予最多約24.12億股股票增值權。


對于中國聯通來說,因為此前的混改,股權激勵早已經進行。2018年2月,A股中國聯通股權激勵計劃首期向激勵對象授予不超過8.48億股的限制性股票,其中計劃預留4485.6萬股。根據名單,入圍本次股權激勵計劃的聯通員工總計7855人,占聯通員工總數的大約3%,涉及中層管理人員、核心管理人才和專業人才。


與互聯網公司的股權都要鎖定時限不同,為了規避國有資產流失,運營商的股權激勵都與股價掛鉤。


比如,中國移動的行權價格必須高于55港元,中國聯通的股票行權則要滿足公司的營收盈利條件。


中國聯通的激勵計劃有24個月的禁售期,禁售期滿后再分三年解鎖,每年解鎖比例分別為40%、30%、30%,同時附帶較為苛刻的業績考核條件。中國聯通限制性股票的授予價格為3.79元/股,聯通A股現價4.09元/股,即便行權也幾乎沒有獲利。


中國移動的股價也有很大波動,現在的價格基本就在行權價格上下,也無獲益空間。


我們得看到,三家運營商的股價是被嚴重低估的,最近又遭受了退市打擊,幾乎不能反映基本面。從邏輯上講,用不了多久,運營商的股價就可能出現意料中的反轉。


媒體報道,中國聯通為例,2020年前3 季度,中國聯通ARPU 分別為40.0元、41.8元和43.1元,第3季度ARPU比年初提高7.8%,該季度移動服務收入也實現了2.5%的同比增長。


根據證券公司的分析,全球運營商平均PB是中國三大運營商的7.6倍;而用PE衡量,全球運營商平均估值則為中國三大運營商的2.7倍。EV/EBITDA衡量,是5.1倍。與互聯網公司的市夢率動輒幾十幾百上千比起來,三家運營商的幾倍市盈率簡直不值一提,而運營商穩定的現金流和穩健的發展基礎是互聯網公司無法比擬的。


在5G賦能的情況下,如果中國移動股價達到歷史最高的118港元,那么,按照人均3萬股測算,人均將獲利167萬元。如果中國聯通的股價僅僅是翻倍,并未回到歷史高點,持有者也有不錯的收益。中國電信的股權激勵正逢低谷,獲利的空間也許應該更大。


不過,即便獲益,也不是全體員工,更不會因此暴富。畢竟,與創業公司不一樣,與職業的資本市場創富玩家們也不一樣。想發財,得在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