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嗎?


這是多么熟悉的PC時代問候語。雖然在現今的移動網絡時代已經不多見。90前的人應該都很熟悉。


據了解,這幾天,只要用戶在支付寶上搜“在嗎”,就會收到一首情歌,不同的人在不同時間去搜,聽到的歌也不太一樣。


很有意思的巧合是,就在不久前,阿里旗下的蝦米音樂正式宣告“下線”,而轉型B端服務。中國移動旗下的咪咕音樂也試試的秀了恩愛。

一句“在嗎”,讓你想起了什么?

這兩天推搜索的,也不僅僅是支付寶,還包括抖音。北京字節跳動CEO透露,抖音視頻搜索月活用戶已超5.5億。這是抖音首次公布其搜索活躍用戶數。


一個搜的是“歌”,一個搜的是“視頻”,這而且都不再是簡單的“所搜即所得”,而是通過算法而來的“更懂你”。在這支付寶的這個搜索中,不用你說什么,機器就給出你應該得到的回答。


同樣,視頻搜索也很重要。字節跳動表示,“過去幾年,整個社會的表達、創作都在視頻化。作為信息獲取最直接的途徑,搜索也在視頻化。” 張楠表示,如果抖音希望成為人類文明的視頻版百科全書,那視頻搜索就將是這部書的索引,是尋找答案,收獲新知的入口。


搜索很重要,曾經是互聯網的三大入口之一,也造就了谷歌、百度這樣的巨頭企業。當然了,雅虎、微軟、360這樣的公司也擁有一席之地。


支付寶的這個“在嗎”,有點似曾相似的感覺。在很久之前,百度就推出過“搜索即應用”,但后來卻雷聲大雨點小,主要原因是百度的生態體系不足,其他系的產品都不讓他“抓”。


現在百度轉身去做智能汽車,搜索反而要成為其他巨頭正式攻擊的對象。在2020年,全民都瘋搶電商蛋糕之后,搜索也許會成為2021年的蜂王漿。


在現在的百度、頭條等APP里,如果你輸入一個與應用相關的,一般都會打開一個小程序,相當于直接打開了相關應用。支付寶的小程序生態建設越來越大,這次開啟在嗎模式也就變得正常。


從去年開始,支付寶就一直在發力搜索。2020年5月27日,支付寶也宣布,搜索業務重新整合后首次成為獨立事業部,由原淘寶搜索產品總監袁懷賓擔任搜索業務“一號位”。


2020年6月11日,新式茶飲品牌奈雪的茶發布了一份戰報:2個月時間,其支付寶小程序搜索量月均提升50%,強大的搜索流量也推動會員數量猛增近8倍。


2021年2月14日,支付寶數字生活平臺發布數據顯示,春節假期前三天,“結婚”的搜索次數是去年春節的3倍多。同樣被搜索較多的還有“搓澡”和“失眠”,搓澡洗浴相關信息的搜索量較1月同期增加21%。而“失眠”的搜索量逐日增加,大年初二比初一環比增長了30%。

一句“在嗎”,讓你想起了什么?

當然,有人認為支付寶做搜索是為了“社交”,有人認為支付寶做搜索是為了“搜索”,但我們也可以認為,這完全是支付寶在生態建設中構建的關鍵一環。


你認為,搜索難道不是淘寶的核心能力之一?淘寶的千人千面和智能推薦,都是搜索進化帶來的價值。


從理論上講,至少內容足夠多,超出了人們直接掌控的范圍,就需要搜索的存在,比如圖書館的索引,或者每本書上的目錄。現在這些大型互聯網公司重新開始重視搜索,也是APP內容達到一定復雜之后的必然。


專業人士認為,超級APP的誕生,以及小程序的蓬勃發展,給予“新搜索”的誕生創造了條件。首先,過去簡單的索引搜索,已經無法處理超級APP內復雜的信息和服務的結果呈現,需要平臺去優化體驗。其次,小程序的誕生豐富了超級APP的服務邊界,為大平臺和中小平臺和平共處創造了機會,搜索可以最大化發揮小程序帶來“暴漲”的信息和服務的價值,進而滿足消費者越來越多元化的需求。


以前的搜索靠的是“抓”,現在的搜索靠的是“算”。有的超級APP將小程序從幕布式改版以后,不得不很快改回來,也體現了用戶感知上的難題,屏幕就這么大,太多的東西放不下,如何給盡可能多的內容和應用展示和啟動的空間,最終得靠搜索。


當然,對于社會來說,一種新的SEM優化會應運而生,如何適應新的算法時代,如何去更好的讓用戶通過搜索發現自己,會成為熱門。


結合人工智能和云計算,在大數據的支撐下,新興的“算法搜索”完全可以實現真正模糊的用戶尋找,即便用戶沒有想明白要找什么,應用也可以幫著搜出來。一觸即達,一問遍知、未來可以通過語音、視頻等等方式來喚醒我們的智能世界,解決人與需求的快速對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