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書樂(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

直播電商“鼻祖”蘑菇街正負重前行。

近日,蘑菇街公布了2020年“雙12”的戰報數據:蘑菇街今年“雙12”平臺直播GMV同比增長167.87%,兩位頭部主播單場成交額破億,另外還有十二位中腰部主播成交額破千萬。

這是蘑菇街自今年6月發布“美力計劃”以來取得的回報。而在今年“雙11”期間,蘑菇街推出了“美力計劃2.0-鯉躍行動”,加大對主播的扶持力度。

但虧損依然無法止血。

11月30日,蘑菇街發布2021財年Q2(2020年7月1日至9月30日)財報。財報顯示,本季度內蘑菇街總營收為1.125億元,同比下降43.1%;調整后凈虧損為1132萬元,相較2020財年同期大幅收窄94.25%,但依舊處于虧損狀態。事實上自上市以來,蘑菇街就從未擺脫虧損,唯一值得欣慰的,或許就是直播GMV還在增長。

市值跌去九成,直播電商“鼻祖”蘑菇街,還頑強活著

格局太小,讓蘑菇沒人來采摘

作為直播電商的“鼻祖”,蘑菇街如今卻遠遠落后于對手。

對此,《中國經營報·商學院》記者沈思涵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互聯網行業,先驅很容易變成先烈,前期的探路坎坷不斷,但一旦風口成型,卻不被創投界所看重,更情愿扶持新平臺從零基礎也是零牽連上起步。

蘑菇街之所以起了大早卻趕了晚集,原因不在外界而在自身。

畢竟蘑菇街這些早期的達人帶貨平臺,用戶色彩特別明顯,反而發展到后期就會出現一旦轉型、老用戶不爽、新用戶不來的格局,類似的內容平臺,還有陣痛中的B站和知乎。

而且后來者中,淘寶自己有平臺優勢,而抖音、快手起步于泛娛樂,用戶基礎和內容豐富程度都要搞過純達人推薦平臺,其主播來源也更加多元,帶貨范疇也容易超越偏重于女性用戶的蘑菇街。

市值跌去九成,直播電商“鼻祖”蘑菇街,還頑強活著

被淘寶分手后,蘑菇街一直很“蘑菇”

事實上,蘑菇街的萎靡,從它和淘寶分手以后就開始了。

作為內容電商的開啟者,它曾經是強有力的導流導購平臺。

2011年,這一年蘑菇街成立。起初,蘑菇街給淘寶站內導流,并以女性導購網站的身份在市場上小有名氣,其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就是來自淘寶交易的傭金收入。

然而一切因為分手而改變。

隨著淘寶在2013年開始決定屏蔽所有外部鏈接,蘑菇街不得不開始第一次轉型。

轉型的方向是當時正在熱門起來的海淘。

結果,蘑菇街小有斬獲,卻無奈無法在海淘整體市場規模無法擴大的背景下,漸漸頹唐。

反而,直播導購這檔事,蘑菇街蒙對了。

市值跌去九成,直播電商“鼻祖”蘑菇街,還頑強活著

早出生2個月,鼻祖只是個名詞解釋

2016年3月,本身有著豐富的網紅資源積累的蘑菇街,率先上線直播功能,這甚至比淘寶直播正式上線的時間還要提早兩個月。

然而,整體流量太過于垂直的蘑菇街,在短短2個月的窗口期,并不能改變什么。

當平臺自建內容電商(達人圖文或網紅直播)以及更多的直播短視頻平臺的崛起,沒有內容優勢的蘑菇街,也由于缺乏電商平臺的強有力合作,自身供應鏈也不強勢,自身各種輸出力都逐步變弱,也使得其持續萎靡。

有意思的是,騰訊也沒能拯救蘑菇街的下墜。

當初蘑菇街在紐交所上市之時,騰訊投了很多除了阿里之外的電商,包括京東、唯品會,也包括投了蘑菇街。

市值跌去九成,直播電商“鼻祖”蘑菇街,還頑強活著

還有騰訊也拯救不了的“街”

事實上,蘑菇街其實抱到了騰訊的大腿,有了微信的資源——蘑菇街當時是微信小程序第一批內測合作的公司。

如果從效果看,無論京東也好、唯品會也罷,甚至后來的拼多多,都在騰訊的投資中獲利甚多。似乎只有蘑菇街沒有取得太好的成效。

市值跌去九成,直播電商“鼻祖”蘑菇街,還頑強活著

畢竟,騰訊的流量輸出也不是萬能的。京東是補充了騰訊一直在電商的缺口,而唯品會的特價,拼多多的社交電商,都能夠在騰訊的社交流量中獲得較好的呈現。反之,蘑菇街這種達人推薦,和騰訊的社交網絡流量并不太搭,由于其自帶媒體屬性,反而用戶流量更接近微博這樣的社交媒體。

其實在騰訊的流量輸出中,社交媒體向的發展都不太理想,比如短視頻和直播領域,就一直效果不明顯。

未來的蘑菇街該往何處去,答案似乎并不模糊。

做電商直播,蘑菇街似乎也無路可走。

市值跌去九成,直播電商“鼻祖”蘑菇街,還頑強活著

現在蘑菇街在方向上還是應該針對直播電商在產業鏈上出現的虛假宣傳和產品質量等問題上,依靠自己過去的積淀去達成精品直播帶貨的走向,或可達成逆襲。

但能做到什么程度,對于蘑菇街來說,則是一個需要彎下腰采蘑菇、卻不能磨嘰的事,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