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陌陌正式上架了一款名為“咔咔”的社交產品,其作為一款即時通信軟件,主打熟人及半熟人社交。這是陌陌今年以來推出的第六款社交產品,同時也是陌陌推出的首款獨立熟人社交產品。

陌陌“寂寞”嗎?不過是摸黑前進,何必抹黑

對此,有媒體進行了梳理,發現,陌陌今年曾先后推出爆款短視頻社交軟件“對眼”、視頻交友軟件“對對”、美妝模擬軟件“芒西”、真實交友軟件“陌多多”及顏控社區產品“哇偶”。

自2018年以來,陌陌及其合作伙伴已經先后推出過數十款社交產品,但并未在業內引起太大的波瀾。唯一引發輿論廣泛關注的,還是一款名為“ZAO”的換臉軟件。

陌陌“寂寞”嗎?不過是摸黑前進,何必抹黑

摸黑探路中的陌陌

但之后,這個應用也逐步淡出了主流人群的視野,盡管風云一時。

陌陌自身的情況,也似乎有些不太樂觀。

陌陌最新公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今年第三季度,陌陌實現營收37.667億元,同比下降15.4%,這已經是其連續3個季度下滑。同時,陌陌凈利潤6.54億元,同比下降39.8%。

具體從業務結構看,陌陌營收主要來源于直播服務、增值服務、移動營銷服務及移動游戲四個板塊,其中直播業務是公司營收的最大來源。今年第三季度,陌陌的直播服務營收為23.75億元,雖與去年同期的32.76億元相比減少了27%,但仍占公司總營收的63%。

與此同時,今年第三季度,陌陌月活躍用戶為1.136億,與去年同期的1.141億同比下降5.59%。

對此,《中國經營報·商學院》記者沈思涵和書樂進行了一番交流,貧道以為:

任何一個社交平臺或內容平臺,在經歷了高速增長之后,勢必進入增速放緩階段。

陌陌“寂寞”嗎?不過是摸黑前進,何必抹黑

其主要還在于潛在用戶群體的基數挖掘殆盡。

但這并不是問題,問題在于如何讓用戶的活力真正被全效釋放。

陌陌一直在探路中,這使得其必然出現一些摸黑摔倒的情況,但也無需因其摸黑而抹黑。

陌陌“寂寞”嗎?不過是摸黑前進,何必抹黑

秀場已成往事,社交能接檔嗎?

陌陌此前從純陌生人社交逐步轉向帶有社交性質的秀場直播,其本身就是基于這種必然的用戶增速放緩和平臺依托增值服務來擴大收益的剛需而進行的迭代。

秀場直播作為最早的直播類型,其在直播類型日漸豐富和相應規章日漸完善下,僅僅依靠過去的玩法,已經難有寸進。

但陌陌則還有機會,其畢竟依托于社交,并且在直播中設置了更多的本地直播社交和游戲化的直播展現環節,去挖掘除網紅主播外,更多的直播姿勢,以跳出秀場直播的簡單模式。

因此,其一旦打通姿勢,則增長空間也同步被釋放,且可能是海量。

只是,目前也還在摸著石頭過河的探路階段。

陌陌“寂寞”嗎?不過是摸黑前進,何必抹黑

探路的核心,就是試錯。

誠然,前面的探路都失敗了。

但不光是陌陌早前的社交應用沒造成市場反響,其實此前各大互聯網平臺連續出擊的垂直細分社交應用同樣沒形成太多的漣漪,其中也包括騰訊的。

頻頻推出社交產品,核心在于試錯。

社交過去僅僅是熟人(含半熟人)與陌生人社交兩個大類,而針對不同垂直細分市場推出不同的產品,本身是社交應用在騰訊、陌陌(含探探)以及微博這三大類社交制霸的狀態下,進行再次市場切割和地圖邊緣找創新突破口的關鍵所在。

之所以難以突破,核心問題在于此類應用盡管垂直細分并具有了一定的功能性,但社交性反而受制于垂直細分而難以破圈。

同時,基于上述原因,用戶基數上也往往只是短時爆發后即告停止,商用姿勢也難真正展開。

陌陌“寂寞”嗎?不過是摸黑前進,何必抹黑

探探不賺錢,買了干嘛?

2018年2月23日,陌陌以7.71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探探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稱“探探”)。交易完后,探探團隊繼續獨立運營產品和品牌。

此后,在陌陌的產品矩陣中,探探成為重要一環。

但是,從財務情況來看,自收購完成近三年時間,探探仍處于虧損的狀態。

事實上,陌陌收購探探,當年就是為了完成陌生人社交中年齡層次的補完和細分,營收并非重要指標。

陌陌的用戶群落在80到95間,而探探則是Z世代,這其實也是陌生人社交發展中的市場細分。

因此,雙方的并購其實就是優勢互補。

同時,陌陌作為前輩,在直播和更多姿勢上探路,且一旦有效即可復制在探探上,也是一種降低風險和快速升級的捷徑。

這里是書樂原創的互聯網、游戲產業和網絡營銷方面的分析研判,歡迎關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