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時間以來,網絡上各種黑互聯網公司的文章、短視頻,甚至一些濃眉大眼的大V也加入進來。


說實話,一些流傳甚廣的短視頻,內容質量之低下,已經是臭不可聞,完全是胡言亂語。但是,正是這種東西才有廣泛的傳播力。


這些胡說八道的搞笑段子也就罷了,但是,很多有知識有文化有修養的人也不顧基本邏輯的攻擊,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

抨擊可以,但得堅守邏輯

互聯網的先進性毋庸置疑,這個沒有任何必要進行爭論。可是,竟然真的有很多人被情緒所左右,被輿論推著走,開始攻擊互聯網。難道,我們也要加入到英國人燒5G基站的行列中嗎?


就社區團購來說,確實沖擊了菜市場那些小商小販的利益,也確實在如今社會情勢下應該緩行,但互聯網技術進入這個領域卻不是錯誤的,也絕不是什么胡作非為。任何社會,任何業態,都得與時俱進的進化,菜市場也是必然。


我們現在看到的菜市場,在幾十年前是這樣的嗎?我們看到的菜市場供應鏈,在十幾年前是這樣的嗎?顯然都不是。從一家一戶的小農經濟,到現在的菜市場商超業態,也是一步一步走來的,中間不知道也讓多少人飯碗被砸了。


互聯網技術的進入不是第一次砸別人的飯碗,也不會是最后一次,當然,互聯網也并非是砸別人飯碗的始作俑者。


歷史總是要進步的,誰也擋不住。項羽總覺得分封制好,結果比大秦亡的還快,司馬光總是幻想著回周工時代,但王安石變法雖然不怎樣,但長期看是符合歷史潮流的。


互聯網確實產生了一個新現象,規模化經濟超出了歷史上任何一個時代,但要是從長尺度歷史看,蒸汽船促成了跨洋貿易,電報促成了全球化,互聯網只不過完成了地球村,并不是革命性的創新。


我們也有理由相信,在這種新技術推進的新業態中,一定會形成新的生態系統,我們已經無法回到小國寡民的時代。


不管是菜市場,還是金融市場,只要是迎來新技術,改變是必然。只是,一種是漸進式,一種是革命式。我們可以根據形勢做出自己的選擇,歷史也會做出最合適的選擇。清末,改良派漸進派失敗了,孫中山的革命派占了上風成就了武昌起義。


在任何的時代,在任何的領域,頑固的保護低效率,至少在邏輯上,永遠不是對的。我們不能因為必須保護廣大菜市場商販的基本利益就放棄進步,也不能為了保護銀行們的既得利益而放棄科技的參加。總之,我們可以選擇慢慢來改造,但肯定不是故步自封妄自尊大。


蒸汽機沒有讓社會上的工人失去未來,打印機也沒有讓造紙廠失去飯碗,歷史早已經證明,這個社會有極大的彈性,牽一發動全身,總是會在打破一個舊世界的時候建設一個新時代。我們完全沒有必要杞人憂天,能做的就是注重節奏和兼顧社會傷痛的醫治。


如果未來真有一家機器人公司憑借效率把所有擺攤燒烤業務壟斷了,我相信,那些以前擺地攤的也不會死,只要他們與時俱進,一定會獲得比擺地攤更有尊嚴的新的生產和生活。


互聯網經濟發展了20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而中國也再次勇立潮頭,對其無厘頭的傷害等于是我們在自殘。互聯網和任何事物一樣,都擁有兩面性,帶來好處的同時一定會帶來負面影響,我們要反思要平衡要更加進步,但不能反智。


作為媒體,不管堅持什么立場,都應該邏輯性發聲,遵守基本的說理規矩,不能玩弄文字游戲和公眾情緒,當然,刻意的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