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書樂(人民網、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

本月中旬,步步高發布公告稱,該公司與宿遷京東簽訂了《關于設立合資公司的股東協議》,擬共同出資設立長沙七鮮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負責七鮮品牌就零售生鮮業務在湖南省市場的展店和運營。

當京東愛上步步高,社區團購之后,區域零售也被盯上了

資料顯示,七鮮公司的注冊資本為人民幣6000萬元。宿遷京東出資3060萬元,占51%股權;步步高以自有資金出資2940萬元,占49%股權。

早在去年2月,步步高發布公告稱,該公司向騰訊、京東分別轉讓6%和5%股份。騰訊、京東投資額分別約為8.87億元、7.39億元。

彼時,步步高公開表示,希望借機實現數字化。

京東到家的物流、供應能力可以和傳統零售自身的供應鏈相結合。

和騰訊的合作則集中在數字化會員,同時,步步高將以小程序、公眾號為承載工具,建立微信內商城,作為主要自營電商平臺。

當京東愛上步步高,社區團購之后,區域零售也被盯上了

近期,關于互聯網巨頭在社區團購上發力的消息不少,反而讓這樣一個區域零售領域的動作被忽視。

下半年開始,以美團優選、多多買菜、橙心優選、京東優選等為首的互聯網巨頭紛紛入場。美團王興表示這是一場一定要打贏的仗,拼多多黃崢表示買菜業務是拼多多人的試金石,滴滴程維表示對橙心優選的投入不設上限,京東優選則是迎來了劉強東親自下場帶隊。

與此同時,人民日報在近日、圍繞“社區團購”熱潮發表了一則評論,評論指出:“別只惦記著幾捆白菜、幾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未來的無限可能性,其實更令人心潮澎湃。”

有意思的是在此之前,京東集團還發布公告稱,將以7億美元戰略投資社區團購平臺興盛優選。

當京東愛上步步高,社區團購之后,區域零售也被盯上了

而在之后,一張關于“阿里馬云、美團王興、拼多多黃崢等均表示,將退出社區團購業務”的圖片在網上流傳。但很快被有關媒體指稱是謠言。

在可能顛覆菜販子生意的同時,這一波進入區域零售的動作又意味著什么?

《北京商報》在對此事件的報道中,引用了書樂的觀點:在疫情期間,電商體系下的網購、外賣以及立足本地的O2O服務最大限度地提供了正常的生產生活消費的供應。電商的快遞、外賣、即時配送等服務也給更多線下商家提供了參考,加大實體與線上平臺進行融合的力度。

這其實區域零售和社區團購是相通的,是一個戰略下的兩個動作。

當京東愛上步步高,社區團購之后,區域零售也被盯上了

我們可以簡單的用一個倒金字塔的結構來進行解讀:

電商平臺及其產業鏈架構,是倒金字塔的頂端,負責統籌,是最為龐大和厚重的部分。

社區團購星羅棋布分布在社區層面,在京東或許是京東小店、阿里則是天貓小店或菜鳥驛站,形成基礎火力點和社區居民樓下的取貨點。這是倒金字塔的底層。

當京東愛上步步高,社區團購之后,區域零售也被盯上了

但在電商平臺和社區團購之間,存在極大的距離差,產業鏈商品也不可能前出到社區一級,否則會造成巨大的倉儲壓力和貨品滯銷。

此刻,區域零售則成為了5公里范圍內的中間商,即各種產品或社區賣菜,都可以依托于區域零售這個中轉環節轉承啟合,結果流程也就順暢不少。

由此觀之,京東這是一整套組合拳,阿里也有類似的架構,即菜鳥驛站,只是京東過去已經完成物流,缺少的是區域級渠道,而阿里的物流并購整合則需要菜鳥完成。

當京東愛上步步高,社區團購之后,區域零售也被盯上了

打法不同,殊途同歸。但書樂還是要說,目前都是正常的商業布局,但絕不能用補貼來以本傷人,造成線下友商的一片蕭條,否則就真的會給市場帶來不可逆的惡化了。

別用補貼搞成了共享單車、短租公寓之類一地雞毛的結果,才是大家急切希望的,你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