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周,謠言挺多,當然,有時候,謠言是用來攻擊對手的武器,大洋彼岸這個超級大國就相當嫻熟。


比如調查組,比如滇池邊上建大學停工,外媒在出招,國內有人在配合,這種情況在一年來的華為輿論場已經多次上演,只不過這次換成了阿里巴巴。


對付謠言還不是什么大事,有識之士還是多的。關鍵問題是,騙人的消息多了,就如狼來了,慢慢就失去了價值。


反而,一些看似冠冕堂皇的分析或者專家型的言論,更具有忽悠性,也更容易走上歧途。


在灣區召開的某個金融的會上,有人發表了言論。自然,在人家的場子上,為地主之誼發言發言也是必然。


好像是說,希望政府可以限制銀行和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的數量,實現“門戶開放、利益均沾”,這政策在百年前就是美國人打開中國國門分贓賺油水的工具,現在也被用來進行所謂的市場平衡。


不得不說,這種所謂的限制,幾乎已經全面違背了市場經濟的基本原則,幾乎回歸典型的計劃經濟特征。如果真這么干,那差不多等于否定了前四十年的大政方針。

難道以搖號來決定銀行和哪家互聯網合作?

其實,這樣所謂的一碗水端平真的會限制領先企業嗎?如果真這樣想,恐怕也太幼稚了一點。百度之所以有錢,正是基于競價排名,奧委會之所以有錢,也是有TOP贊助商的限制,這樣才有更好的價格。

試想,如果一個平臺只能和15個銀行合作,那么,這些銀行怎么辦呢?顯然,銀行都要紛紛去找最強的平臺來合作,也一定是擠破頭要與風控水平最高、用戶最好的平臺合作,這個時候,合作溢價是必然。


行業領先企業,這個時候會不會連睡覺都笑醒,自己已經不敢玩的商業模式,竟然被“逼”著做。


另外,中國的銀行數以千計,如果前面的十家大銀行都選擇了某一家,因為這些銀行出得起錢談的起價,剩下的小銀行也就只能找互聯網平臺里面又差又破的合作了,結果,出問題暴雷幾乎變成板上釘釘。


如果要想這個政策落地,那就只能繼續打補丁,比如政府可以采取抽簽搖號的方式決定銀行與互聯網平臺的配對,或者也可以建立一個小組來給銀行或者互聯網平臺打分配對,就如同合法的紅娘來拉郎配。


在現在的語境中,仿佛所有人的智慧一下子不夠用了,因為,站的位置不對,因為,出發點錯了,因為,自身的邏輯或許已經混亂。總之,不是所有人的話都是對的。


假設,就在2020年這個新時代,跟不上節奏,許多的看法都還是基于歷史經驗和舊的知識體系,也不學習也不進步,總覺得走在前面的都是錯的。


孫楊之所以被西方人黑,主要的原因就是,在西方人的認知里,中國人是不可能游的比他們快的,而且他們還覺得,自己都吃了藥,怎么還是游不過孫楊?所以,他們的根本意識里就已經認定孫楊一定是吃了藥。


對于中國的銀行業來說,不管怎么去掙扎都不能解決自身的核心問題,除非進行脫胎換骨的改造。山西票號遇到了現代銀行,你怎么不愿意,都必然被歷史拋棄,反而是那些抓住機遇迎接新事物的變成了下一代的強者。


大洋彼岸的超級大國妄自尊大,總覺得中國人不行,總覺得中國人控制住疫情也不是真的,就如同我們這里很多人堅決的不相信沒有抵押的貸款也是安全的一樣。數字化時代到來,只有與時俱進才有出路,否則,川普就是前車之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