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上市暫緩,其實沒啥值得大驚小怪,阿里巴巴在港股上市也曾經直接被拒絕,這在當時甚至直到今天依然罕見,不過,港股后來認識到自己犯了驚天大錯,以至于現在看誰都像阿里巴巴。


就馬云個人來講,其超越時代的思維模式讓資本市場的弄潮兒們很不爽,這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原因無他,這些社會頂層的精英們內心很失落,因為跟不上節奏而自慚形穢,然后由愛生恨。


不管是在港交所的上市退市風波,還是支付寶被“強行”剝離出阿里巴巴,還是雙重股權與合伙人制度的社交鵝翅,實際上,都投行或資本機構都“不太友好”,包括一些交易所在內,對馬云心存忌憚是存在的。即便港交所早就認識到錯失阿里巴巴的遺憾,但后來阿里巴巴從美股回歸二次要在香港上市的時候也是歷盡波折,港交所可以說到最后才不得不接納。


馬云做的事情太超前,在同時代的人們根本看不懂。那個時候,雙重股權,合伙人制度,簡直是逆天,甚至被認為挑戰公司法,對資本相當的不地道不友好,可是到了現在呢,人們早已經達成共識,阿里巴巴的公司治理結構和人才梯隊建設在全社會領先,甚至到了競爭對手都不得不公開承認的地位,也成為了紛紛效仿的對象。


另外一個原因,阿里巴巴做的業務與實體經濟結合緊密,大多數關注的人都是真正做生意的,這些人都很聰明,也很挑剔,不像游戲娛樂等等領域,所以關注高且要求多。關鍵是,在阿里所涉及到的領域,好像人人都懂,但實際上沒有幾個人真的懂。


阿里巴巴大多數業務都是在創新,不僅很多人當時根本看不懂,也往往會沖擊既得利益者,那么,這些人就不會認為是自己落伍,而是遷怒創新者,阿里巴巴的輿論環境不好,這些年來,可能沒有誰像馬云和阿里巴巴這樣倍受朝野輿論煎熬。沒辦法,這是自古以來革新者的宿命,即便商鞅變法讓秦皇統一華夏,自身卻落得車裂命運。


阿里巴巴與一些躲在后面偷吃創新者紅利的悶聲發大財的不同,總是在解決問題中前進,不得不沖破各種阻礙,適應無人區艱苦,自然會惹很多人,這是為全社會造福,是為大多數人爭取利益,而不是為自己小集團牟利。但是,大多數小白是不會明白的,他們只會跟著輿論操控者一起吶喊,實際上卻是被人賣了了還替人數錢。

你再看看非阿里系的公司們,一個接一個輕松上市,簡直就是為上市而生的,而且,很多幾乎沒有盈利的,虧損嚴重的,上市多年后也很多不賺錢,卻在市場上沒有人指責,被熱捧,還股價大漲。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那些分析這些公司不好的報告往往根本發不出來,或者即便發出來也無法被傳播。


阿里巴巴的媒體控制能力不行,沒有掌握最強大的社交傳播通道,導致自身的優點擴散不出去,自身一點小毛病就會被添油加醋放大刷屏。


阿里系的公司都需要慢工出細活,缺乏最大流量托底沖洗的業務必須不斷磨合不斷壯大才能出類拔萃,而且很多業務太超前,也必須需要時間來完善,這與那些流量催熟必須靠熱乎氣盡快上市套現的事情決然不同。


也正因為如此,阿里系的公司要上市的時候都很龐大,且與社會各個層面盤根錯節,影響面很大,也就讓有關部門不得不很慎重,不像很多創業公司只是為了收割流量,成敗對國家都沒什么關系,上市也就不會有那么多審慎審查批準的過程。比如,一個螞蟻這樣的公司上市,竟然要被放到是否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高度,這難道不是對其地位的絕對認可,就如同沒美國納入實體清單的中國企業才敢說自己的是科技企業一樣。


當然,這種壓力對阿里巴巴和馬云也事實上成了推動力,總是在被人用放大鏡望遠鏡顯微鏡盯著的環境里生存,就不敢有一絲懈怠,反而讓其具有了強大的生命力,越被遏制越發展,比生活在舒適區太久的對手更有前途


最后,你看阿里巴巴的企業文化,阿里巴巴始終堅持“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的價值觀,這曾經深度刺激了華爾街,如果不是阿里巴巴實在優秀到無法拒絕,恐怕美股也不會接受馬云。雖然后來已經很多硅谷超級公司模仿接受,但全世界的資本市場玩家內心一定永遠有一萬個不滿。


由此,你也就不難理解,為何馬云的公司都那么在資本市場艱難。如果阿里巴巴把“股東第一”寫出來,不管是阿里巴巴還是螞蟻集團,恐怕市值會直接翻倍,但那對國家隊社會對股民對公司真的好嗎?真金不怕火煉,好公司總是會最終得到社會的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