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反壟斷的討論很多,大多數的意見都是要嚴格嚴格再嚴格,好像壟斷是洪水猛獸,但實際上,很多人只是人云亦云,并不了解什么是壟斷。


壟斷是一個貶義詞嗎?恐怕不能簡單化的理解。在一些領域,大平臺特別是形成了單一的大平臺,這個時候的效率是最高的,也是符合發展潮流,只是這種壟斷要避免成為公共利益的傷害。


我們已經看到,在疫情防控過程中,全國各個地方建設了一個又一個的健康碼,每個人只要到一個地方就需要注冊使用一個新的健康碼,這給管理和應用造成了很大的不變,而如果全國只有一個改多好。


如果說壟斷掌控在“好人”手里,那么,壟斷就會成為社會發展進步的好平臺,當然,這個“好人”不是憑空確認的,也不能讓好人可以由著性子來,需要監管,需要不斷修正,這就是反壟斷。

一個企業形成了壟斷的地位,這不是罪過,更大的可能的是因為其強大的實力與前面的超出超人的奮斗,這些都不能被否認,否則,還有誰愿意去奮斗去努力?


如果一個企業在某個領域形成了壟斷地位,然后利用這個地位為非作歹,那就是罪過了,需要得到懲治,比如,有的企業可能利用自身的位置封殺對手的應用傳播或者封殺對手的產品在自己合作單位的使用,這些就必須被治理。


但是,這種反壟斷也并非是要將這家企業干掉,只是修理到那些瘋長的枝葉,讓其更好的成長而已。一般來說,能被說成是壟斷的企業,都是成功者,反壟斷是希望他繼續成為更好的成功者,而不是讓他因為反壟斷而成為失敗者。


我們還需要看到,反壟斷從來不是什么經濟問題,也不是什么經濟法問題,而是政治問題,更是國際政治問題,任何的反壟斷都需要放在國際競爭的大格局中去思考。


一家企業可能在國內很強大,甚至獲得了壟斷地位,但這種企業一旦放到國際上,也許并不是那么強大,還可能面臨著生死存亡的威脅,盲目的反壟斷,有可能成為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那是漢奸行為。


崇禎殺了袁崇煥,確實解除了內部可能的“壟斷”警報,但隨之而來的就是江山再無大將,大明王朝進入到了敗亡倒計時。任何不計國際環境的內部反壟斷,都可能是在自毀長城。


從反壟斷的歷史上看,如果反壟斷有效,往往會傷害到這個國家的競爭力,如果反壟斷無效,就會傷害到這個國家的公信力,所以,在任何國家,反壟斷都是極其慎重的,中國也不例外。此前,中國的多起所謂的反壟斷,基本上都是高高舉起輕輕落下,或者沒有了下文。


就反壟斷的趨向來看,大多數國家都會采取過后反壟斷,等這個壟斷企業找到了新的方向或者已經走出了壟斷陷進之后才采取行動,或者,舉著反壟斷的大刀采取震懾的方式,讓涉嫌壟斷的企業進行自我整改,當然,現在國際上流行的反壟斷都是反“別人家孩子”的壟斷,比如歐盟反谷歌的壟斷。


那些不顧一切的鼓吹反壟斷打擊國內強勢企業的,要不就是想借反壟斷的名義來打擊自己競爭不過的對手,要不就去不顧國家的崽賣爺田不心疼。


總之,反壟斷是必須的,對于為富不仁的企業采取高壓政策,讓其走正道,讓其重視創新而不是守成,讓其勇于奮斗而不是掙錢,但一切都是為了發展,都是為了更好,而不是要玉石俱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