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萬眾矚目中,螞蟻在即將登陸資本市場的前兩天被踩了剎車,上交所、港交所全部推遲上市,有人說是馬云一次出格的講話惹了禍,有人說是小貸新規需要重新梳理,但這些可能都太簡單化了。

在支付寶的發展過程中,由于是從零開始的創新,一路行走在無人區,支付寶、快捷支付、小額免密支付、二維碼支付、刷臉支付、余額寶、招財寶、備付金、相互寶等等等等,每個產品出來的時候都遭遇過很多不理解,也有過多次的被監管被約談被處罰的經歷,但是,這是創新者與監管者必然的博弈磨合,也是創新的代價。支付寶在不斷支出創新成本的同時,也收獲了最大的紅利。

這次在即將上市之前展開的約談,到底是突發事件,還是人為安排,到底是周瑜打黃蓋,還是蕭朝貴滅楊秀清,還是劉邦去了韓信軍營,我們這些外人自然不得而知。但是,從歷史上看,每一次對螞蟻業務的非對稱監管,后來都是螞蟻們這些巨頭變得更加強大,而被治理掉的都是跟著瘋長的小毛賊。

關于炮轟

就官媒的聲音來看,暫緩螞蟻上市,是為了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利益。這個話其實很好理解,就在螞蟻上市過程中,游資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大聚集,如果按期上市,恐怕極有可能變成一場資本割韭菜盛宴。

有人看到了各種各樣的所謂金融專家的發聲,指責螞蟻小貸的“高利貸”,“揭露各種馬云的手段”,簡直是臭不可聞。這些大多數所謂的金融專家和投資人士,幾乎從來也沒有代表過中小投資者,特別是散戶們的利益,相反,每一次的割韭菜,他們也許都在其中。

這一次,他們怎么就突然良心發現,代表其散戶的利益了?顯然不是。馬云的發言戳了他們的肺管子,可能觸動利益集團的巨額既得利益,他們在保護自己的特權而已。

簡單的看,在數字經濟的條件下,以信用為核心基礎的社會正在建設中,這是大趨勢,誰也擋不住,而且,隨著5G、人工智能等技術的加持,金融業賴以生存的專業知識和能力將有可能變得“一文不值”,普通人在金融科技的幫助下將跨入數百年來只有金融專業才能染指的領域,這是老金融界最為忌憚的。

千年大勢,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互聯網和人工智能本來就是要解決的讓復雜的事情變簡單,讓專業的事情變普通。既然攝影師、照相機可以被手機替代,交易所、POS機、ATM甚至紙幣被替代也是必然,任何人都可以在5G網絡上用自己的手持終端處理以前只有證券公司交易員在交易所小型機上才能完成的任務,也是必然。

關于監管

監管也沒有錯,只是畢竟歲月不饒人。數字經濟才是幾年最長也就是十幾年的事情,就如同,你小時候做的各種事情,父母也一樣不理解,但每個人總是會長大。

監管層當然是從金融穩定大局出發,是從保護中小投資者利益出發,是從中國數字經濟未來健康發展出發,是高屋建瓴,是未雨綢繆,是高瞻遠矚。

螞蟻推遲上市,最大的影響莫過于其他的希望緊跟螞蟻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們,因為監管方面已經提出了“一視同仁”,那么,既然最穩健的螞蟻都要接受放大鏡顯微鏡的審查,其他的公司幾乎也就沒有了多少過會的可能。

另外,一些躲在暗處的金融科技公司或者業務板塊,也同樣沒有理由開心。從支付寶誕生起,馬云就在備付金、賬戶安全等等方面主動接受監管,這也讓支付寶在多年沒有牌照的情況下活了下來,既然這樣穩健的企業都被整理成這樣,其他的想悶聲發大財的,恐怕應該瑟瑟發抖才是。

關于韭菜

據報道,螞蟻集團在香港的IPO獲得了155萬人的認購,基本等于全體有投資能力的香港居民數量,科創板參與螞蟻集團打新的戶數是515.56萬戶,幾乎有資格的投資者全都參加了打新。

根據螞蟻集團的公告來看,本次網上發行的有效申購倍數達872.31倍。按螞蟻集團的發行價算,螞蟻的認購鎖定金額達到19.1萬億元,約合2.8萬億美元。截止10月30日,滬深兩市的總市值一共才70.5萬億元,港股市值是43.2萬億港元,折合人民幣37.5萬億。也就是說,螞蟻集團19.1萬億的認購鎖定金額,相當于滬深兩市市值的27%,港股市值的一半。螞蟻集團這次的認購體量,相當于英國、法國的GDP。

有分析人士指出,螞蟻上市當天有可能暴漲161%以上,這樣的資金規模,這樣的炒作力度,顯然超出了螞蟻以及監管各方的預期,到了必須遏制的程度。

否則,如果螞蟻上市當天或者接連幾天爆炒,股價有可能成過山車,從而演變為另外一個中石油,那樣,科創板將遭受毀滅性打擊,螞蟻集團和馬云的信譽也將損失殆盡,這是一個只有炒家獲益的其他全輸格局。

螞蟻集團暫緩上市,各路媒體一起滅資本市場的炒作之火,這其實對螞蟻和支付寶都是一種保護,對科創板是一種保護。從這個角度講,馬云在敏感時刻站出來,頗有點“為了祖國向我開炮”的意思。

關于后續

最樂觀的估計,因為后疫情時代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和資金流動方面的考慮,螞蟻必須在2020年上市,有可能在螞蟻補充一些材料進行公開以后,選擇在12月上市。這樣,港交所有望在2020年登頂國際融資排名榜,中國的A股也第一次掌握了世界頂級公司的定價權。

最可能的結果是,螞蟻集團根據最近出臺的一些行業規定來梳理業務線,重新發布招股書,重新定價,也就是說,在現在上市市值2萬億的基礎上進行主動“折讓”,或者打八折,甚至打五折,給上市之后的上漲留出更多的空間,也讓一些利益相關方“滿意”。

最差的結果,馬云主動撤回上市申請。事實上,對于馬云和螞蟻集團來說,上市不上市并不是必須,甚至沒有什么必要,如果不是什么其他的原因推動,螞蟻是不會主動謀求上市的。如果根據新規,螞蟻最新的估值太低,完全沒有必要上市。身價400億美元的馬云與身價600億美元的馬云,有差別嗎?億萬身價的螞蟻高管與數億萬身價的螞蟻高管有區別嗎?

不管怎樣,一場豪賭螞蟻上市的炒作盛宴被遏制了,大量的嗜血的游資等于是在即將吃到肥肉的時候被趕走,心中充滿一千個無奈和一萬個草泥馬。中小投資者躲過一劫,可喜可賀,但問題是,如果真變成鬧劇,中國資本市場的信譽何在?

最后,我們不得不說,如果各方不是如此推著螞蟻上市來“撐門面”,如果在流程中把事情做得更細致一些,就完全沒有必要這樣一驚一乍。本來是個金融事件,后來是科技事件,現在卻變成了娛樂事件。到底是誰的過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