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市場調研機構Newzoo預測,2020年全球移動游戲市場將達到772億美金的市場規模,年增速為13%。

據App Annie最新發布的9月中國廠商及應用出海收入排行榜顯示,FunPlus、莉莉絲、歡聚集團、IGG等公司居于頭部位置。

顯然,這樣的頭部榜單上,幾乎沒有太多我們熟悉的國內游戲大廠的名字。

中國進擊海外游戲市場,收入排行榜上,騰訊、網易為何缺席?

騰訊、網易不出海?

而App Annie聯合谷歌、Appsflyer發布的《2020游戲出海驅動力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中國大陸發行商游戲海外下載量半年增率為19%,使用時長半年增率為61%,用戶支出半年增率為37%,其他地區則分別是55%和14%。

報告顯示,中國移動游戲在日韓等市場持續突破,在東南亞、俄羅斯和印度市占率下降。今年上半年中國發行商在各市場TOP250移動游戲中的市場份額(按用戶支出),韓國、拉美、西歐、日本、北美市場均處于上升狀態,占比在17%-28%不等。而在東南亞、俄羅斯、印

度市場,市場份額雖分別高達50%、31%、28%,但出海市場份額在下降。

這樣的結構說明了什么問題?

不過是中國游戲廠商在2010年之前10年,國內高速增長的游戲產業路線圖,逐步轉變成2010年后10年增速放緩格局的海外重演。

只不過,騰訊、網易等傳統游戲大廠們,走的路數和FunPlus、莉莉絲、歡聚集團、IGG等走海外出口的中小游戲廠商的路線并不一樣。

騰訊的路線是合作與并購。

從投資金額來看,騰訊已是美國科創公司的最大投資者之一。截至2019年底,騰訊在海外有114次投資并購,其中游戲領域有37起。騰訊在美國的收入多數來自游戲業務。

2019年第四季度,騰訊海外游戲收入逼近70億元。騰訊是多家美國游戲公司的股東。主要包括:《英雄聯盟》開發商Riot Games(全資控股)、《堡壘之夜》開發商Epic Games(持股48.4%)、《使命召喚》開發商動視暴雪(持股5%)等。

很顯然,在國外一些主流游戲背后,已經能夠看到鵝廠的影子,只不過這些不會被統計到大陸發行商的數值之中。

網易與之類似,只不過沒有那么雄厚的資金支撐下,合作更多,最為典型的自然是和暴雪從代理魔獸開始,長達十余年、逐步深入和細化到電競、研發乃至運營之中的深度合作。

東南亞市場份額為何降了?

反觀走出口海外的這些中小游戲公司,也在重走前輩路,即現在東南亞、俄羅斯和印度等弱于中國游戲市場研運實力的地區占據橋頭堡,然后轉戰日韓乃至歐美。

在長達十余年對東南亞市場的孵化過程中,上述游戲公司其實已經攫取了大量的收益,但同時也讓這些地區的本土游戲逐步找到了方向和學到了經驗。

結果,市場占有率下降也就成了歷史周期律,這就如2000年代,韓國泡菜風游戲占據絕大部分國內市場,然后在2005年開始逐步被擠出中國市場,如出一轍。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日韓歐美的進擊,某種意義上也說明了這些中小游戲廠商逐步完成了原始積累,無論是資金還是研發能力上,也就有了一戰之力,而后續或許會出口轉內銷,在國內游戲市場和騰訊、網易分一杯羹。

就如近期莉莉絲推出的《萬國覺醒》,就跳出了傳統渠道商的路線,走買量模式,也在國慶前后打出一波小高潮,只不過這種策略類游戲,似乎還是沒跳出網頁游戲的玩法路數,在氪金上則有過之無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