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趙志強

2021年2月19日,大年初八,黑龍江省蘭西縣政府節后上班的第二天,張明君已開始了牛年的第一次討債。沒有見到韓奉財縣長,常務副縣長徐曉平予以接待并承諾:過兩天上會研究。在大年前1個多月就加快了討債節奏的張明君,曾得到徐副縣長和韓縣長"等上會研究之后解決"、"年前優先解決農民工工資" 這樣的承諾。可苦等到大年前兩天,韓縣長卻告訴張明君"政府沒錢"。于是,張明君過了第4個被包工頭、供貨商等堵門逼債的大年。

4年前,作為建設單位的蘭西縣康榮鄉政府(2018年撤鄉建鎮),與施工單位黑龍江振華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振華公司)以及監理單位三方簽字蓋章確認"北國玫瑰小鎮"完工的工程總造價為1.47億多元,但此后卻長期拖欠工程款。走投無路的振華公司法定代表人張明君連續向各級政府、媒體等進行了投訴、舉報。國務院減負辦以及黑龍江省、綏化市的相關部門曾幾次致函該縣敦促解決問題,但至今仍拖欠包括2000多萬元農民工工資在內的9400多萬元工程款;多家媒體曝光后,該縣成立了由縣政法委、公安局、稅務局等組成的調查組來調查振華公司自成立以來十幾年所有的工程手續以及繳稅情況。因未查出問題該企業"幸免于難",但工程款卻依然被拖欠。

縣主要領導更換后,三方確認工程款被拖欠

2016年,為搞好"美麗鄉村建設",當時的蘭西縣委王書記等領導確立了縣年度重點建設項目"北國玫瑰小鎮"的框架。

依照招投標法,通過邀標方式,振華公司取得了"北國玫瑰小鎮"項目的建設資格,還與項目的甲方康榮鄉政府簽訂了《康榮鄉"北國玫瑰小鎮"整屯搬遷建設項目合作框架協議書》。

2017年5月,"北國玫瑰小鎮"奠基。兩個月后,縣委王書記調走,李英男接任。

經過5個月施工,振華公司完成了11棟回遷樓的主體工程和1座鍋爐房的工程建設,加上此前建設的1棟村委會辦公樓,總建筑面積達6萬平米左右。

"我們雙方簽訂的合同約定,在回遷戶入住前,甲方將全部工程款結清并打入乙方帳戶,可是在2018年初,縣鎮領導怕回遷居民不能平安入住造成集體上訪,就由鎮黨委王書記找我們說工程款馬上到位,在工程沒有驗收的情況下,強行讓所有回遷戶入住。" 張明君稱, "我公司共完成合同內工程1.47億多元,還有合同外700萬元,以及2015年榆林鎮政府建榆林幼兒園欠我們的370多萬元占地款(合同約定在2016年10月3日前付清),共欠我公司1.57億多元,但不管我公司怎么哀求,縣政府就是不付款。"

2018年9月21日,建設單位蘭西康榮鄉政府(2018年撤鄉建鎮)、監理單位綏化市工程建設監理有限公司蘭西分公司以及施工單位振華公司,三方在《玫瑰小鎮完成工程量統計表(合同內招投標)》上簽字蓋章,確認"北國玫瑰小鎮"完成的工程總造價為1.47余億元。

image.png

(圖說:康榮鎮政府、振華公司、監理單位三方確認工程總造價表)

"巨債壓頂、沒有周轉資金,振華公司業務陷入停頓,我只好上班一樣地去討債。"張明君稱,"我看到工信部《關于做好2019年清理拖欠民營 企業中小企業賬工作的通知》等文件后, 開始向有關部門反映問題。"

"因為我公司的連續討要,加上農民工上訪討薪,引起了媒體的關注。2019年春節前十幾天,王副縣長和康榮鎮王書記向前來采訪的幾位電視臺記者承諾:在2019年春節前給3000萬元,在2019年6月30日前付清全部余款。我和森達門業公司地齊經理以及湯工長都在場。可是他們又一次違背了承諾。"張明君無奈地說,"在2019年春節前一周左右,縣勞動監察局張副局長來到振華公司,他說,'在給你公司撥款3000萬元前,你公司和工程承包組必須向政府寫出書面承諾說政府不欠農民工工資了,否則一分錢不給'。我說,'政府給的錢也不夠工資呀'。他說,'不寫就不給撥款'。為了在春節前能得到這救命錢,我只能同意,還說服了承包組領頭人,違心地寫下了承諾書。"

縣政府要給工程款的"喜訊"很快擴散開去。在春節前幾天,很多債主便到振華公司守候,張明君的辦公室里擠滿了人,甚至連走廊都是要賬的人。

可等到春節前兩天還不見政府撥錢,大家就憤怒了。

湯工長一把抱住了張明君絕望地說,"咱倆從這個樓上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

張明君慌忙勸他道,"從這六樓跳下去咱倆是解脫了,可這些工人怎么辦?我還欠那么多人的錢,人家怎么辦?現在唯一的出路只能是把工程款要回來還債。"

安撫住湯工長后,張明君連忙繼續催促政府相關領導。

"直到大年前一天快中午的時候,縣政府才撥款500萬元,而不是承諾的3000萬元!我傻眼了,工長們也都傻眼了:這沒法分啊!我不敢告訴工人們,急忙找王書記,他也沒辦法。我連忙去找副縣長、縣長,還去找縣委書記李英男,結果連一個人都找不到。"張明君流著淚說,"我只能把實際情況告訴工人們,他們火了,有的圍住我開始吵罵起來。我說你們就是打死我也拿不到錢啊!我隨后連連跟人家道歉、說好話,好在以往我和他們的關系不錯,絕大多數人不怪我,漸漸離去,可還有幾人去我家逼債,我的這個年夜飯吃得太堵心了啊!"

"又經連續討要,縣政府又撥付些工程款,但還欠9400余萬元(含2000多萬元農民工工資)就不再支付了。縣政府單方找評估公司對三方已經核實簽字確認的工程款進行所謂的審計,將工程造價由1.47億元壓至1.1億多元,還逼迫我公司接受,我們不接受,他們就以這制造出來的'爭議'不支付農民工工資及工程款。"張明君稱,"他們的這種行為違背了國務院頒布的《保障中小企業款項支付條例》的工地。"

無奈之下,張明君以《保障中小企業款項支付條例》為依據,向綏化市、省政府、省紀委以及國務院清欠領導小組反映蘭西拖欠巨額工程款3年多不給、破壞營商環境等問題。

"2020年10月初,綏化市紀委電話告知已正式受理。10月20日左右,鎮、縣領導找我談話,意思是縣委李英男書記同意付款,但要按照原來審計的結果付款,且不付利息。"張明君稱,"我不同意,因為三方都簽字蓋章確認的工程款即為無爭議工程款,為什么還要耍賴評估?而且至今我也沒有看到這個所謂的審計報告,更重要的是國務院頒布的《保障中小企業款項支付條例》明確規定政府延遲付款應按每日萬分之五付利息,你怎么能說不給就不給呢?要知道我每天也要支付利息,你不給利息,我怎么辦?該條例還明確規定政府的招投標項目不能以審計結果為結算依據,應該執行中標價格,對于沒有合同約定或者法律行政法規依據要求以審計機關的審計結果作為結算依據的,由其主管部門責令整改,拒不改正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

"縣政府為什么不執行該條例?難道不知道惡意拖欠農民工工資應被追究刑事責任的嗎?"張明君激動地說,"有一位副縣長竟然說這個條例只是指導性意見。這讓我震驚不已:你們竟然把條例當作了指導意見!""

媒體曝光后,蘭西縣未解決問題卻要"解決"反映問題的人

2020年11月9日,十多家媒體以《黑龍江蘭西:拖欠工程款難煞振華公司》為題,曝光了該縣政府拖欠巨額工程款的問題后,蘭西縣政府 "高度重視",立即組織召開了協調會,成立了康榮鎮"北國玫瑰小鎮"項目拖欠工程款問題調查工作組,并確定由縣委政法委牽頭,組織縣稅務分局、公安局等部門,針對輿情信息反應的問題,進行調查核實。

據11月18日的《蘭西縣縣長辦公會議紀要》,韓奉財縣長在會上聽取了縣政法委副書記關于康榮鎮"北國玫瑰小鎮"項目相關調查情況的匯報后,就相關工作進行了安排部署。

會議要求,徐副縣長、縣政法委鄭書記等要積極參與涉事企業溝通對接,并依法依規確定康榮鎮"北國玫瑰小鎮"項目所涉及的相關賬款,研究符合縣情實際、切實可行、涉事方均認可的還款方式。待相關事宜均明確后,康榮鎮政府、振華公司、蘭西縣宏遠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施工方等各方簽訂有關協議,確保不出現次生問題后,按涉事方議定的還款方式和金額予以還款。

該會議還有一條重點要求,即縣財政局、稅務分局及其他相關部門,要盡早介入調查涉事企業的稅費問題。

image.png

(圖說:蘭西縣長辦公會議紀要顯示,領導要求財政局稅務局等要盡早介入調查涉事企業的稅費情況)

"鎮政府、縣政府沒有人找我溝通解決欠款問題,卻緊鑼密鼓地調查我公司自成立以來十幾年所有的工程手續以及繳稅情況,但我公司沒有問題。"張明君氣憤地說,"看來解決欠款問題仍有障礙,想通過查手續以及繳稅來'解決'我這個反映問題的人也許是目的所在。"

國務院減負辦幾次下函,但仍無果

2020年11月25日,張明君又投訴到全國人大常委會。

12月2日,黑龍江省減輕企業負擔聯席會議辦公室給綏化清欠部門下發《關于調查核實有關拖欠賬款情況的函》:近日我辦收到國務院減負辦轉來的清欠問題線索,反映存在政府部門國有企業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情況,現將有關問題線索轉給你們,請認真組織核實調查,并提出處理意見,并于12月10日前反饋我辦。對于未清償且不存在爭議款,請督促立即還款并跟蹤還款情況;對存在爭議欠款,未審計決算或者正處于司法程序的,請敦促拖欠主體主動與企業聯系,做好解釋工作,推動爭議解決。

同日,綏化市清欠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綏化市工業和信息化局給蘭西下發《關于調查核實有關拖欠賬款的函》:12月2日,市清欠辦再次收到國務院減負辦受理的清欠問題線索,內容為蘭西拖欠振華公司負責承建的"北國玫瑰小鎮"建設項目工程款,請該縣高度重視振華公司的訴求,與企業做好溝通銜接,盡快解決此問題,務必于12月4日前將解決情況及相關佐證反饋至市清欠辦。

image.png

(圖說:黑龍江省減輕企業負擔聯席會議辦公室文件顯示,振華公司的投訴引起了國務院減負辦的關注與重視)

"國務院清欠辦要求,要與企業做好溝通銜接,盡快解決問題,省政府相關部門也要求縣政府與我方聯系,但直至今天也沒有任何人跟我公司聯系,如果他們回復上級了,那也是欺上瞞下。"張明君激動地說,"在2020年12月,數家媒體對蘭西縣無視國務院、省、市等幾次發函督辦仍繼續拖欠包括2000多萬元農民工工資在內的9400多萬元工程款的問題,但還是沒有實質性進展。此后,我得到消息,國務院減負辦第三次下了函,但還是沒有實質性進展。"

振華公司:拖欠至今的關鍵原因是新官不理舊賬

4年來振華公司張明君無數次去縣政府討債,國家、省、市相關部門多次發函關注、督辦,媒體多次關注、曝光,還有國務院728號令的頒布實施,三方確認的工程款卻被拖欠至今未解決,根本原因是什么?

振華公司認為:有懶政的原因,有蓄意報復的原因,但最關鍵的原因是新官不理舊賬。

"2016年,縣委王書記等領導是在'美麗鄉村建設'大背景下確立了 '北國玫瑰小鎮'的框架,而國家對新農村建設是有貸款扶持政策的,卻因為一些部門拖了8個月未辦理相關手續硬把機會拖過去了。"張明君稱,"2017年7月,王書記調走,李英男上任,王書記確立的'北國玫瑰小鎮'項目工程款就被拖欠。如果李書記新官理舊賬,這個問題早解決了,因為在這之后,也有多次解決的機會。"

"2018年國務院信訪聯席會要求各級政府把政府欠款情況上報,以解決欠款問題。2019年初,振華公司向蘭西縣工信局上報了蘭西縣政府拖欠振華公司的工程款,而縣政府在此后兩年上報的政府欠款竟然是零,這樣,振華公司失去了這個絕好的機會;'北國玫瑰小鎮'項目拆遷騰出建設用地(余地)48萬平方米,按國家地土地増減掛政策賣建設用地指標可得1億多元,完全可以解決振華公司的問題,2019年政府領導與大慶市達成了意向,可這土地指標居然被搞沒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竟沒人追究不了了之;縣政府將'北國玫瑰小鎮'項目拆遷騰出的一小部分土地賣了2000萬元建養豬場,按規定應該付工程款問題,但卻一分也沒給振華公司;還有,'北國玖瑰小鎮'拆遷有13萬平方米國有土地,縣政府讓國土部門以此立項向省里申請資金,省里最終撥付了2487萬元,但還是沒給振華公司一分卻讓縣財政收帳了。"張明君無奈地說,"被逼無奈,振華公司只好向國務院督導組和紀委等投訴、舉報,縣領導更不高興了,就蓄意報復硬拖著不給錢了。我不禁要問,蘭西縣到底想干啥呀?!"

"幾年來,我像上班一樣去縣政府討要毫無爭議、本應給我公司的工程款,但因為我投訴舉報后他們蓄意報復,更因為新官不理舊賬,我怎么也要不回,致使頗具實力且信譽良好的振華公司早已奄奄一息、瀕臨破產。"張明君哀嘆道,"大年初八我就去討債了,徐曉平副縣長表示要上會研究。我真的希望這次不是逗我玩兒,而是真的上會研究解決問題,更希望我本人已連續4年被人堵門逼債的噩夢在牛年結束!"

營商環境反映著一個地方的政治生態。優化營商環境,是激發市場主體活力的重要舉措,也是加快融入"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迫切需要。"十四五"期間,面對日趨激烈的區域競爭,只有搶占先機、贏得主動,高標準打造營商環境,才是推動高質量發展的不二之選。那么,相關部門是不是該對國家以及黑龍江省、綏化市相關部門多次發函關注、督辦,媒體多次關注、曝光但至今仍未解決的三方確認工程款(含農民工工資)問題予以徹查呢?

為此,對于上述問題,媒體將繼續關注。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