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是以總書記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事關社會大局穩定和國家長治久安,事關人心向背和基層政權鞏固,事關進行偉大斗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這對于維護社會和諧穩定、鞏固黨的執政基礎,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創造安全穩定的社會環境具有重要意義。

2017年11月8日,總書記在中辦《文摘》(第160期)《當前農村涉黑問題新動向值得關注》上作出批示:從此件看,當前農村涉黑問題出現了一些新情況,請中央政法委牽頭有關部門加強研究,摸清底數,找準病灶,拿出方案。要開展一輪新的掃黑專項斗爭,重點是農村,城市也要抓,對群眾反映強烈、問題比較突出的地區、行業和領域,應采取強有力的措施,依法重點整治。掃黑除惡要與反腐敗結合起來,與基礎“拍蠅”結合起來,既抓涉黑組織,也抓后面的“保護傘”。加強基礎組織建設,是鏟除黑惡勢力滋生土壤的治本之策、關鍵之舉,務必把這個基礎夯實筑牢。之后,總書記又親自決策部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先后7次做出重要批示,并親自批準了《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督導工作方案》。

在現實生活中,由于社會黑惡勢力的干預,給部分民眾正常的社會權益權利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威脅與傷害。黑惡勢力甚至干預到了司法系統。在浙江金華的義烏市,就出現了此類案件。

先看兩種截然不同的判決結論:

1、“貝仕民受樓永亮的指示向吳中平轉賬因為公司增資的需要,故吳中平收到該款項并不存在給付目的欠缺之情形,因此,貝仕民以不當得利之訴因要求吳中平返還案涉的600萬元款項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浙07民終2821號

2、“本院據此確認被告并未將該600萬之作為接受原告委托而轉交給葉會福的款項,而是作為自有資金出借給了葉會福,故應當認定被告未曾履行轉交義務,被告占有該600萬元款項并無法律依據,應當返還予原告。”——浙江省義烏市人民法院(2018)浙0782民初16213號 審判長龔益卿

“吳中平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浙07民終1737號 審判長樓俊,審判員陳旻爾

以上相互矛盾的判決,均出自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事出何由?

在2017年義烏一審判決中,貝仕民和樓永亮認定為“一體”,“故本院認為原告貝仕民轉帳給被告吳中平的4200萬元系一個整體。”兩次的股份轉讓涉及資金1億多元,且樓永亮向吳中平借款2000萬元也出具借條,至今未還,而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浙07民終1737號的判決是要吳中平歸還600萬元,外加利息,因屬“不當得利。”

樓永亮、貝仕民屬黑惡勢力,已于2019年10月被逮捕,為何至今在相關案件中影響力仍然存在?而原告樓永亮曾委托浙江紅太陽律師事務所主任樓青松現逃至國外,目前正在被抓捕中,一連串的因果關系,有待查明真相。

一、法院既然認定“原告貝仕民轉帳給被告吳中平的4200萬元系一個整體”,又為何要肢解600萬元作為“不當得利”?

二、法院既然已經把貝仕民和樓永亮認定為“一體”,為何又以“樓永亮”的名義提起訴訟?600萬是高瑞投資公司里挪用出來的錢,豈不是公司的錢起訴股東自己,因高瑞公司欠股東錢?

三、既然是欠被告人2000萬的借款,且有借據為證,“不當得利”從何而來?

四、先后兩次股份轉讓款達1億多,且樓永亮分文未付,為何吳中平依然欠樓永亮600萬?

五、作為維護社會公平公正的執法主體,同一法院,同一事實,同一案由,兩種判決,兩種結論為哪般?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浙江省義烏市人民法院(2018)浙0782民初16213號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浙07民終1737號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樓永亮向本人借款2000萬元的借條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

文章來源:

同一法院,同一案由事實,兩種判決結論? 泛商業